乡镇干部跑断腿儿,县级干部说破嘴儿,市级干部挥挥手,省级干部...-心系果敢
第1章引子
"乡镇干部跑断腿儿,县级干部说破嘴儿,市级干部挥挥手,省级干部喝茶水儿,现在这基层工作是越来越难干喽"老杨这个明年就退休的副主任科员,平日里没啥活,上班时间最大的爱好就是跟年轻人总结官场何清成,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总是一套一套的,"小刘啊,你还年轻,多跑跑腿儿,等你混到喝茶水儿的地步,咱也跟着沾个光……"
刘旭东心里想,自己就是个临时工,并不是乡镇干部,一没背景,二没钱,别说跑断了腿,就算是把腿跑没了,也混不到省级干部啊,我什么地位你老杨还不清楚么?
刘旭东皮笑肉不笑的说:"杨主任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一个临时工,喝凉水都排不上号。"边说边起身,他不想再听这些毫无意义的讨论,更不想再多说。
刚走出办公室,手机响了。
"中午,3号餐厅。"
刘旭东嘴都没来得及张开,电话那头先挂了。
打电话的是办公室主任赖文化。5年前赖文化退伍被分配到石磨镇政府,开始只是在办公室当一名小小的科员,虽然工作上认真,人也很聪明,就是有些势利眼,但凡有点背景的人,即使是小科员,他都能装出一副大家都是朋友的表情,但对于那些一无背景,二无出身的人来说,他便你是你,我是我,混了5年,组织上出于同情他,解决了个副科,安排了个办公室主任,这手下有了兵,他那种傲慢的特性就表现的淋漓尽致,像刘旭东这等草民,似乎多说一个字就浪费了自己的唾沫一样。
刘旭东有时候真想跟他翻脸,但作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却不能这么做,甚至连个不乐意的表情都不能表现出来,官大一级压死人,刘旭东心知肚明,他不想一辈子就在镇政府这样干下去,这几年,他时刻在忍着,等待着自己出头的那一天。
刘旭东知道,赖主任这个电话的意思是让他中午去伺候领导。
这个伺候不是去陪着喝酒,而是去当服务员。
"不高兴了?刘哥。"刘旭东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细细的声音,不用看,刘旭东一听就知道是徐凤娜。
"呵呵,哪有?就是不想听老杨在那瞎白话了,对了,凤娜,明天晚上有空么,请你吃饭。门口新开了一家饭馆,听说里面的鱼香茄子做的不错。"刘旭东换了个自己喜欢的话题。
刘旭东每次约徐凤娜都是提前一天通知,这样做的目的是不想被徐凤娜一口否决,如果到了饭点再约,那样被拒绝的可能性比较大,官场如此,恋爱亦是如此。
"嗯……明天再说吧,有空的话我就去。"徐凤娜犹豫了一下彭悦先,似乎并没有啥兴趣。
这两年给刘旭东动力的除了他未灭的理想之外,就是这位跟他对桌的美女同事徐凤娜了。
徐凤娜是石磨镇政府的一枝花,大学毕业后考的事业编,被安排到石磨镇政府,成了国家干部,21岁的她,不但身材凹凸有致,而且长的清秀,一头乌黑的长发总是那么的飘逸,修长的睫毛下面一闪一闪的大眼睛装扮着精致的小脸蛋,特别是徐凤娜牛仔裤运动鞋的打扮更是充满了迷人的青春气息,镇政府追求徐凤娜的不下十个人,刘旭东算其中一个,但他那是单恋,这单恋一恋就是一年。
刘旭东跟徐凤娜对桌大丈夫小媳妇,这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刘旭东很明白,所以刘旭东凭借着这个优势,多次对徐凤娜示爱,有时候也会在天时地利的场合来一个近距离的接触,碰一下手,抚一下徐凤娜的头发也不会被拒绝,但每当刘旭东想进一步的时候,徐凤娜就没那么好脾气了。这让刘旭东的自尊心无情的受到一次次的打击,但男人的本性却让他每次都欲罢不能。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即使是小女生,在选择男朋友的时候也不会再沉浸在童瑶小说那种柔情的故事里,帅有个屁用,到最后还不是被車吃掉。
请徐凤娜吃饭,一来是想进一步的向她表示一下自己的爱恋之心,二来是想借着回来的路上亲密的接触上一次,虽然吃了个闭门羹,但刘旭东还是抱有一丝希望,毕竟徐凤娜没有直接拒绝。 第2章神秘的老头
人家坐着你站着,人家吃着你看着,世界上最悲催的事莫过于此,即使刘旭东一百个不愿意沈阳铁西鬼楼,但他必须的去,每当这个时候,刘旭东就拿出那句经典来自我安慰"我们只是分工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
石磨镇政府有内部餐厅,每逢有客人来,刘旭东就会被临时通知去服务,端菜,倒水,倒酒这种服务员的活,他已经做了两年了。
一想一会又要去给领导服务,刘旭东心里五味杂陈。
看了看墙上的表,10点刚到,不着急,刘旭东走到办公室门口,掏出一根烟点上,打算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悠闲。
烟还没抽完,就听见大门口传来嚷嚷声。
听惯了这种嚷嚷,刘旭东敢肯定,准是又来上访的了。
石磨镇正在搞新农村社区建设,因为拆迁补偿的事常有人来镇上上访,而负责接待工作的赖文化接待方式粗暴,经常激化矛盾,导致一些情绪激动的村民就会跟镇里的领导吵,更有甚者会大打出手,所以镇政府专门安排了保安把守门口,并嘱咐保安绝不能轻易让上访者进镇政府。
刘旭东是农村人,从小对农村有很深的感情,特别是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更是打心眼里体谅他们,农民自古就是弱势群体,再加上千百年来农民受尽了穷苦和压迫,思想已经被腐化,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跟官斗的杨小墓,所以刘旭东对上访者非常同情,迫于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那种同情也只能掩埋在心里。
刘旭东本来不打算多事,但瞥眼看到一个50岁左右的老头在跟保安激烈的争执,这样下去估计老头会吃亏,犹豫了一下,他把烟屁股扔到地上,用脚踩灭,朝着大门口走了过去。
刘旭东看到这个老头竟然跟自己父亲长的很相似,圆头大脸,眉角浓密,高鼻梁,皂角嘴。而且鬓角头发已经发白,脸色黢黑,加上洗的已经没了颜色的老式中山装,暗青色的几乎磨的出洞的裤子,纯手工方口布鞋,这相貌和衣着给刘旭东带来了一种亲和力,那种貌似亲情的亲和力。
刘旭东在老头跟保安的争执中了解到,老头的确是来上访的,原本他客客气气的跟保安说自己是想找镇上的领导反映情况,但死活不让进,最后发生了争执。
刘旭东对保安说自己要带老头去见领导,而且保证不会出现冲突,出了事自己负责,保安这才不情愿的让刘旭东把老头领进镇政府,而且还不忘重复一句:出了事你刘旭东负责。
其实赖文华今天根本不在镇上,县里来人,赖文华跟着县里的领导一起下村了,刘旭东之所以把老头领进镇政府,是想自己跟老头聊聊,等赖文华回来,再做汇报,即使这样做弄不好会被批评,但他觉得,这么做起码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刘旭东把老头让进办公室,给老头倒了一杯水,又给他搬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才心平气和的问:"大叔,您来镇政府有什么事么?"
几名同事看到刘旭东把你个农村小老头领进办公室,而且又听刘旭东这么一说一泻千里造句,知道是来了个上访的,交头接耳的对刘旭东开始议论起来,话语中有同情,有幸灾乐祸,也有鄙视和嘲笑,而且纷纷对老头透出敌对的目光。好在这种敌对没有持续多久,没等老头开口说话,办公室就剩下刘旭东跟老头两个人了。
"找你们领导来,我有事情要问。"老头朝着门口摆了一下手,怒气冲冲的对刘旭东说。
"大叔,领导不在家,今天县里来人,领导跟着一起下村了。"刘旭东解释道。
"所有的领导都不在家么?"老头并不相信刘旭东的话,继续问道。
刘旭东对老头说:"大叔,您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等领导回来我会跟他汇报。"
刘旭东说的领导就是赖文化,他虽然是办公室主任,但身兼数职,包括接待办主任,经贸委主任,安监办主任等等,上访这件事对于刘旭东来说,在赖主任这里就到头了,只有赖主任才有权向上逐级汇报,自己是不能跨过赖文化直接给镇长或者书记汇报的。所以刘旭东不敢也没资格去麻烦其他的领导。
"跟你说?你说了算么?"老头并不领情,斜着头看了刘旭东一眼。
"负责接待工作的是我的直接领导,他今天真的不在家,不是我不给您去叫其他领导,只是我不能越级。"刘旭东这是赌一把,对于农村的老人来说,他不管你这一套,他要求的就是跟领导当面对话。
"你什么职位?"老头依然板着脸一脸的疑问。
刘旭东心里窃喜,老头没发火,这在以前不多见,他赶紧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姓刘,叫刘旭东,办公室的科员。"
老头或许是被刘旭东的真诚感动,没想到他竟然不再要求找领导,而是跟刘旭东说起来。
老头说自己是石磨村人,因为房屋拆迁,自己觉得补偿款被克扣了,所以来了解一下拆迁补偿的政策。刘旭东因为有段时间专门被抽调去跟群众解释拆迁补偿政策,所以就详细的给老头做了解答,而且还特别解释了这次补偿款只是一部分,还有30%的款项等拆迁完毕,一并补齐。
老头听到刘旭东的解释,还算是满意,没有再那么怒气冲冲,但也没说一句感谢的话,起身便告辞,走到门口却又返回来喝了一口刘旭东刚才倒的水,说了一句:"我不能让你白倒这杯水。"
刘旭东看着老头走出门口,笑了笑,他觉得这老头真有意思,房仕德有个性。
但他哪里知道,这句话分明是老头给他的一个暗示。 第3章弄湿女领导裤子
送走了老头,刘旭东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一刻,差点耽误了去餐厅服务,他赶紧朝着3号餐厅一路小跑。
今天的客人是县安监局的,主陪是赖文化,主宾位置的是一位清水出芙蓉的女人,气质完全符合东方女性优雅不凡的特性,身材更是不臃不肿,不胖不瘦,说起话来,一排雪白的牙齿叫人那么向往,刘旭东还是第一次见到比徐凤娜更耐看的女人,刘旭东的第六感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跟自己肯定上辈子有缘,成都国色天香官网要不然自己怎么会有那种说不出来的那种热热的感觉,想到这里,跟大多数男人一样,刘旭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一时间竟没注意领导杯子里已经缺水了。
"小刘,站着干嘛呢?倒水啊!"赖主任朝着刘旭东喊了一嗓子烟烟罗御魂。
刘旭东被这突然来临的怒吼吓了一跳,脸色绯红只字加一笔,心里像踹了一个小白兔,暗想,莫非自己眼神被发现了?刘旭东赶紧低下头,由于心虚,害怕,两手哆哆嗦嗦的端起水壶去倒水。
人要是点背了,喝凉水都塞牙,喘口气都呛死。
刘旭东给女领导倒水的时候因为不经意看了一眼美女上衣的内部,脑子突然像失去了控制,水壶竟然偏离了自己的意志中的方位,倒出杯子,水顺着桌子洒到了美女的裤子上。
"哎呀!"当女领导发现不妙时为时已晚。
因为是夏天,女领导穿的裤子很薄,这水一湿,那内裤的轮廓就显现出来了。美女领导迅速站起来宝盖草,想抖落自己身上的水,但发现自己裤子已经贴身以后又迅速的坐了下去。
刘旭东一分钟之内点头哈腰的说完了自己脑子里各种各样的道歉的话,就差‘啊木扫瑞’了。他唯一庆幸的是倒的不是刚开的热水。
女领导脸色极其难看,嘴里却一直重复着说:"没事,没事"。
"赶紧去,把王迪叫过来!"赖主任压低了嗓门,却又愤怒着朝刘旭东喊。
王迪是刘旭东同事,也在办公室李泉 柯蓝,但他八面玲珑,善于察言观色,地位当然比刘旭东要高,当然,他也有背景,他爸是石磨镇纳税大户,大兴化工厂的老板王大成。
刘旭东煞是郁闷,自己这是怎么了?见了一个少妇就会这样,暗中告诫自己,要克制,克制,再克制。
第二天刚上班,徐凤娜来到办公室,没等坐下,对正在打扫卫生的刘旭东说:"刘哥,刚才我碰见路书记了,他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刘旭东停下手里的活,惊讶的问徐凤娜:"他没说找我干嘛么?"
"没说,就告诉我让你去一趟。"
"晚上定住了么?"刘旭东不忘再问一句徐凤娜。
"不好意思刘哥,晚上我去不了了,有点事。"徐凤娜这次拒绝的干净利索。
这拒绝刘旭东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次了,虽然有些失落,但在感情方面他的脸皮还是很厚的,笑着说:"没关系,等你有空再请你也行。"
路长欢是石磨镇的一把手,跟赖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路书记为人亲和,就算是刘旭东这样的底层人员,路书记也会主动跟他打招呼,眼里从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让刘旭东对他非常敬重。
刘旭东来不及多想,赶紧朝路书记办公室走去。 第4章非常规谈话
来到路书记办公室门口,刘旭东请请的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出路书记洪亮的声音。
刘旭东进门看到里面并不是路书记一个人,沙发上还坐着两个,这两个人刘旭东认识,一位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曹洪山,身材高大挺拔,面相和善,稀疏的头发代表着这个副部长工作的劳累程度。另一位是组织部科员戴晓飞,和自己差不多年龄,一幅黑框眼镜给给年轻的脸庞增加了几分书生气。这两个人是他在餐厅服务的时候认识的,刘旭东印象很深,那次服务他被曹部长允许坐下一起吃饭,那是他第一次被允许跟领导一起进餐,所以对曹部长的印象很好。
刘旭东赶紧走过去分别跟两人握了手,然后拿起水壶替两位领导添了水,顺便给路书记也添了。
"小刘,这两位领导你都认识吧?"路书记等刘旭东倒完了水说道。
"认识,认识"刘旭东不敢多说一句话,说多了他怕说错。
"那好,你也坐下吧。"
刘旭东不知道让自己是坐还是不坐,县里的领导在,自己按说不能听他们谈话的,但路书记发话,他却为难了,坐在沙发上那就是跟领导平起平坐,不坐就显得对领导的话不重视,他环顾了办公室一周,只好拿过放在墙角的一把折叠椅,展开,放在靠近门边的一个位置怯生生的坐了下来,两手放在膝盖上,腰板挺直,嫣然一幅当兵的摸样白衣传。
曹部长看了一眼路书记,然后转头问刘旭东:"你叫刘旭东吧?"
"恩,对,文刀刘,旭日的旭,东方的东。"刘旭东忙面带笑脸回答道。
"你们谈着,我出去一下。"路书记笑着说道,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刘旭东隐约感觉到事情有点奇怪,路书记这明显是回避,为什么要回避,只有组织部下来考察干部才会不允许有旁人在场,而自己不是干部,只是个临时工,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小刘你好,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宁城县委组织部的曹洪山。"曹部长说着指了指身边的戴晓飞继续说:"这位是组织部的戴晓飞。"话语间充满威严。
刘旭东冲着两人点了点头,没说话,他不知道这多此一举的自我介绍到底是为了啥。
"我们今天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你的一些个人情况,希望你能配合好我们,实话实说。"曹部长说完喝了一口水,旁边的戴晓飞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恩,好,有什么需要我说的,曹部长您尽管问,我一定如实回答。"刘旭东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变异怪婴,做好了回答曹部长的提问的准备。
曹部长问了刘旭东一些家庭背景,三代之内有没有直系亲属从政,以及在大学期间,在镇长上班期间获得的荣誉,和受到的处分等等。刘旭东都如实的做了回答,就连把自己介绍到镇政府的那个远房亲戚,刘旭东也没有隐瞒。
谈话在20分钟后结束。
刘旭东知道,这是一次不合常规的谈话,这次谈话到底意味着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被允许离开时,曹部长让刘旭东通知路书记回来。 第5章大领导召见
快到下班时间,赖主任叫人通知刘旭东去他办公室。
刘旭东进了赖文化办公室,先汇报了昨天老头上访的事,心里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寿光民生网。
"小刘啊,下午你去县政府一趟,找余善贵余主任。我已经派好车了,小王开车。"赖主任在听完刘旭东的汇报后,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刘旭东以为自己听错了,赖文化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客气,这样的讲话方式,他一时还真不适应。
赖文化看到刘旭东惊讶的表情,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恩,好的,我下午一上班就去。"
出了主任办公室,心里想,赖主任是不是吃错药了?以前让自己去县政府拿文件可不是这个口气的,而且也不至于派车啊,自己抽屉里还有好几张没报销的车票呢?再说了,拿文件也不至于找余主任啊。
下午一上班,刘旭东找到王迪。
司机这种活一般人是没有机会去干的,这是个地位很高的工作,镇上一把手的司机背地里都称呼为一把半,就连副镇长们都羡慕不已。
王迪这么硬的关系,也只能是偶尔在哪位司机不在时临时顶替一下。
刘旭东能单独坐专车去县城,这让王迪惊讶嘴巴半天没合拢。
刘旭东经常来县政府拿文件,轻车熟路就找到了余主任办公室。
他请请的敲了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字"进"。
刘旭东第一次来县领导的办公室,心里哆哆嗦嗦,头也不敢抬的太高,用自己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余主任您好,我是石磨镇的刘旭东,赖主任让我来找您。"
余善贵,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五十岁左右,纷繁复杂的服务工作让他坐着也能看得出有略微的驼背,一副金边眼镜因为太大,把鼻梁上磨的发亮,乌黑的头发显然是被染出的颜色,方方正正的脸盘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特别是听到刘旭东自我介绍,头也不抬,摆了一下手,嘴里发出三个字,你先坐。然后继续在桌子上用铅笔批着文件。
刘旭东心惊胆战的坐了5分钟,这5分钟刘旭东像是过了五年,他只听到办公室那个落地挂钟钟摆摇动的嗒嗒声,和自己的心跳声。刘旭东被这种冷冰冰的气愤围绕着硫磺圈,感觉就像是天塌下来的前兆,憋得自己喘不过气。
余主任终于抬起头,双手举过头顶,使劲伸了伸腰,长吁了一口气,对刘旭东说:"走吧,我带你去见书记。"说着起身走出办公室。
跟在余主任的后面,刘旭东脑子飞速旋转,见书记?什么书记?副书记还是正书记?领着我见书记干嘛?虽然疑问重重,但刘旭东还算清醒寂寞包厢,掏出手机,赶紧关了,不管是什么书记,都是书记,那可是宁城县的高层,绝对不能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上了三楼,两人来到一个并没有挂牌子的办公室门前,胡桃红的木门显得庄严,大气,整个楼道静的能听到刘旭东的心跳。
余主任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两人进了书记办公室。
"吴书记,小刘来了。"余主任轻声的说。
刘旭东被眼前的人吓住了,老头,昨天上午见的那个老头,身上那破旧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合体的白色条文衬衣,一条蓝色菱形花纹领带象征着他的身份,油光发亮的头发把脸上那种沧桑掩埋的一干二净,昨天自己判断50多岁,现在俨然就是不到40,跟自己的老爹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更新日期: 2018年11月09日
文章链接: 10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