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迁新居观感(我那些亲爱的发小们之一)-欢喜给予

乔迁新居的观感
昨天,我乘良师益友的车,奔袭百余公里,回乡参加一位昔日发小乔迁新居的庆典。发小二十多年里都生活在广东,通过打拼,在那里建了厂,买了房,现而今钱是赚了不少,资产初略估算是八位数,一不小心就要推进到九位数了。
三姊妹中,发小居长,父亲也上年纪了,在老家修个房子是有必要的。富贵了若不让人知道,就有如锦衣夜行,这是人之常情。还真是天从人愿,房子就建在街坊市面上,那是他们分得的门面。
自然,四层楼的房子布局比较合理,建得比较气派,我逐层察看了,清一色红木家具,除了外加的地下室,都是法国罗浮宫式的吊顶。
发小介绍,近二十桌的来宾当中,主要是广东来的。平日里对乡亲们搭理得少,所以高薪延请了厨艺大师来掌杓,每桌较平时的标准多给三十块钱微库,诚心感动上帝天下第一宫,才有这个口福,也算是对乡亲们的一次答谢。
菜品很丰盛,各色酒都有所准备,从茅台到葡萄酒、家乡米酒,啤酒,饮料,高中低度,应有尽有。发小来敬酒的时候,我乘机插了一句话:这些菜里,少了一样,就是没有你当年带我去田里盘到的泥鳅。
那时候也就八九岁的样子,两家相隔三四百米,因为说不清的缘份,彼此竟然玩得很好,放学后常在一起。有几次放学后,我们一起去田里用手盘泥鳅,常常是我在田埂上看,他亲自操刀下手。
想起来应该是秋天打谷子之后的事了,没稻穗禾苗给遮掩霹雳奇侠传,水田的泥鳅也会觉得热吧,往往会从土里钻出来晒太阳傻女闯艺界,一经发现,马上把尾巴一搅,把水弄浊黄基明,认为人就找不到它们了。
可是,有经验的人总是不急,等水稍微净下来,就会发现水面下的水田有一个水漂,顺着水漂把土盘开,往往就会抓住一条或几条泥鳅。如果没水,那就更容易找了。
庆贺的鞭炮在叫,楼上楼下的宾客都比较多,发小忙于应酬,与我前后也就闲聊了三五几分钟,难免让人感到有点惆怅,我便用往事来吊起就餐的食欲;其实,我又不吃泥鳅。
这次,在我发起的投资话题中,发小谈到他加入某智慧课堂,一张会员证就是五十万元古武都市行。记得上次春节坐他的新车,据他说是给嫂夫人买的,也是用了五十万元。还有一次回乡探亲住宾馆,他拿出的一张银行卡天字医号,也需要注资一百万元。
发小答应初三之后,与我好好聊一聊。我期待着。
虽然我不会用看待上师的那份激动心情来期待这次预约,但我们也不必拒绝财富渠道,更不应该仇富。一切都在修行,发小在人生地不熟的广东奋力拼搏,修出了一个上等级的财富状态,总比捉襟见肘如我者要好得多吧,也无论如何值得人敬佩。
当然,家大业大。这个业,就既有善业,也有恶业,家大业大了,就有可能富贵学佛难,所以古时一位守门人能够天天读《金刚经》,路过的宰相发现了,感叹道:我虽贵为宰相,却没有他这个读经的福报啊。
发小是办实业的,业务开展当中需要喝酒,好在上天为发小准备了足够的素质,他自小讲究卫生,讲究饮食的品味,极有女人缘,而且他的酒量不低,52度的酒一次可以喝一斤半以上,而且可以连续作战白殊羽,不影响酒后娱乐。
但喝过酒的人都知道,是酒,都会有让人难受的时候。所以,一年要喝掉近百万元招待费的发小在微信或电话中多次向我透露过,表面的风光之下,其实也有人所不能忍受的烦恼。
以前,不是很懂《阿莲》这首歌何以会大行于市,但现在,好像略知了一些。后来,我觉得还是电话联系方便,删除了很多微信好友,也包括这位发小的,这次庆典的闲聊当中又得耳闻他的烦恼——如果连发小都不能倾诉了,还有可倾诉的对象吗?
其实,生命成都东软学院,就象大自然里的花草树木;既有高大者,也有矮小者,有春天绽放的创伤弧菌,也有夏秋冬天展现的,有白天开放的,也有夜晚守候的,有白有红,有绿有黄,……,乍一看,有主角配角之分。
实际上,当下的也便都是主角,在共业的大盘里站好各自的位置,承担着上天赋予的责任,演好自己的角色。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因缘,莫羡人。因为,成功没有标准。
如果硬要找一个所谓成功的标准,那就是:用你喜欢但不伤害别人的方式,度过生命;你的这种喜欢,喜欢到什么程度,喜欢得弄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或状态,那就是你的成功。
在成功的世界里,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淮南一中,不可比,不要比。
写出了一本书,经历了一件什么事,产生了一个有益于社会的想法,塑造出了一个可歌可泣的灵魂,给无量众生带来福祗,都在成功之列。韩泰善
即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顺着岁月的河道日复一日,他人可能视之如蔽屐,只要当事的人喜欢,便都是成功!
新春在即,我亲爱的朋友们徐华凤,让我借用孟中天讲过的一句话,送给大家:
我们都会成功,所有大陆都这么说过。
丁酉年除夕散记
今日除夕,新年在望。我坐在2017年的时光列车上,祝各位有缘智慧日增,财源广进,身体安泰,阖家幸福,吉祥满满!
更新日期: 2019年07月27日
文章链接: 10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