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尔·迈耶罗维茨:彩色摄影先驱-Leica中文摄影杂志

Joel Meyerowitz ? David Kregenow
乔尔?迈耶罗维茨是美国著名的街头摄影师、彩色摄影的先驱,他和斯蒂芬?肖尔、威廉?埃格尔斯顿都是最早尝试以彩色摄影的方式来表现美国城市街头景观的摄影师,他对现代主义的领悟在“彩色摄影被接受为艺术作品”方面起到了促成作用。
他在美国是一位“无需被介绍”的摄影师,他的作品曾在全球博物馆和画廊的350多次展览中展出,他还是9?11之后唯一被授权进入世贸遗址进行拍摄的摄影师。

乔尔天府事变?迈耶罗维茨
乔尔?迈耶罗维茨(Joel Meyerowitz),1938年出生在美国纽约的布朗克斯。1959年,他从俄亥俄州立大学毕业,专业是绘画和医学绘图,毕业后从事平面设计的工作。1962年在受到了罗伯特?弗兰克的启发后,开始从事摄影,一开始是黑白和彩色都有,60年代中期开始完全用彩色。70年代后,他又放弃了35毫米的轻巧照相机,而改用较为笨重的大画幅箱型照相机。拍摄的对象也有所改变,从前是以纽约街头为主,用了大画幅之后更多的拍摄风光。

迈耶罗维茨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风景照片
纽约街头摄影师
1962年,乔尔?迈耶罗维茨还是一个小广告公司的艺术总监,只是将摄影作为重要的商业工具。而把他引向街头、引入摄影道路的是与大师的一次相遇。就是在这个广告公司,他结识了罗伯特?弗兰克,他被雇佣了一天。这次遭遇触发了某些事情,即使弗兰克也从来不是(严格地说)他的导师。“他是一个真正孤独的人。有时我去找他,他会送我走。
受到《美国人》(弗兰克受到狂热推崇的一本摄影集,展现了金钱推动下的美国)的启发,迈耶罗维茨第一次走上街头拍照。当时他24岁,只知道一件事是确切的:一张好照片一定不是摆拍的。他说,“最好的办法是看看老前辈——比如布拉塞和阿杰特等。街头教育你要迅速采取行动——当你看到什么的时候。如果你没有,你就会错过它!


法国巴黎,1967年
从此之后,他就把时间都用在人行道、餐厅、停车场和地铁站里,白天黑夜,风雨无阻。作为一名街头摄影师,他的足迹遍布法国、德国,以及美国俄亥俄等州。但他坦言,纽约喧闹纷乱的街头才是他的最佳创作地点。“纽约第五大街就是我的拍摄宝地。”他说,“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街道能让我走这么多遍,能让我感受到优雅和卑微如此激烈的碰撞。在这条街上,你可以看到骑着自行车的邮差,也能看到美艳的模特,可以看到亿万富翁,也能看到皮条客……强烈的对比就展现在你面前,每天都是如此。”


在不断的拍摄过程中,迈耶罗维茨也在不断的思考探索。“打篮球,“他解释说,”当你开始打得越来越好的时候贺氏育发堂,你就知道如何掌控球、如何打球了。你继续打下去,直到你达到一定的水平。街头摄影是一样的桃乐丝公牛血。我达到了这个地步—我知道如何处在正确的地点、在正确的时间、以合适的距离并按下快门—拍出来的照片是对的。但后来我问自己:这就是全部吗?摄影所能表达的就是这些吗?“正是他这样永不满足、不断质疑的精神,才使他在街头摄影中走得更远。
他拍摄的街头照片更密集和更复杂,由好几个不同的瞬间组成。在这些照片中,没有单一的事件,这些事件看起来差不多像是重叠着的,有着更为丰富的内涵。


彩色摄影先驱
对于迈耶罗维茨,街头是他的所爱。他更喜欢以街头所呈现给他的样子看它—彩色的毒吻面具银魔。“有一种对真实世界、对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意义的渴望。”虽然他摄影的表达模式变得更复杂了恋爱恐惧症 ,但是他简化了摄影的感知方式,他拒绝接受这个观点:只应以黑白的视角看这个世界。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彩色的,这对我们来说是最自然的油然而生造句。黑白的表达更多是抽象的,正常人看到的世界不会只是黑白的大宋海贼。

1966年,迈耶罗维茨随身带着两台徕卡旁轴相机,一台装彩色胶片,另一台装黑白胶片,然后就同一个场景拍摄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看,灰色是多么无趣!在彩色照片中,有红色、绿色、蓝色、银色,画面是活的。这令人吃惊。为什么我要堵着我的嘴巴说话?对我来说,彩色照片像是立体声。黑白照片减少了声道。这并不意味着黑白是差一等的,它只是不同、更加形式化。姜次郎黑白照片擅长表现阴影、剪影和对比。”“黑白照片的描述往往较少,它剥离了一些意义,而彩色照片会带有更广泛的情绪,会带给我们过去的温暖和记忆。”




? Joel Meyerowitz
总而言之,他作为一个年轻人的作用就是要使自己反对已被公认的东西。到1970年底,迈耶罗维茨成为彩色摄影的一个领军人物。他促使了彩色照片被艺术界所认可,画廊开始购买彩色照片,报刊杂志也完全转变成彩色。
从小画幅到大画幅
迈耶罗维茨在摄影的道路上从未停下探索的脚步。1976年,他觉得用35毫米的小型相机有些限制,于是改用更大的画幅进行创作,并决定在他的拍摄主题上做彻底的改变,把画面中的人全部去掉,去拍摄更加广阔的空间。



随后的几年里,他越来越热心拍摄空旷的画面:风景、大气层、建筑照片蕉岭吧。“我希望在黑暗中拍摄,在当时用小画幅的相机是不可能的。你需要非常敏感的胶卷和长时间的曝光。”他以正确的比例冲洗他的照片。画面十分具有装饰性,但它们反映了某种感觉的苏醒,表现出没有人的世界的本质和美丽。

乔尔·迈耶罗维茨在乔治·莫兰迪工作室拍摄静物
塞尚的物件 Joel Meyerowitz
世贸遗址记录者
9?11事件对美国甚至是全世界造成了严重而持续的影响,也许有一些摄影师记录下了世贸大厦坍塌的瞬间绅士的恶魔,但只有乔尔巩天阔 ?迈耶罗维茨拍摄了世贸大厦遗址被清理的过程。

乔尔?迈耶罗维茨
9?11发生后,他是唯一被授权进入世贸遗址的摄影师,在之后为期9个月的遗址清理中一直担任着唯一记录者的角色。他曾希望其他摄影师们能一起加入进来,这样便可捕捉任何一个角度,以汇成尽可能详尽的真实记录。但时任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和警方仍然不允许其他人做任何相关的摄像记录李可云。“重担无时无刻不压在我的肩头,使我不可能摆脱。”迈耶洛维茨说,“但当我意识到有些许记录总比一纸不留要好得多时,我便释然了。”

作为彩色摄影的先驱,他坚持用彩色照片来展现世贸遗址的清理过程。有人曾质疑,在世贸遗址这个充满死亡和悲痛的废墟之上,为何不采用黑白照片?“如果我选择黑白照片,建筑堆和周围的一切都会处在一种悲剧的基调里。一切都是灰色的,你将失去那种实实在在的现实感。经过这几个月,事物都在老化,在生锈,原先藏在大楼肌理中的东西也慢慢地暴露出来,并开始发生转变。”迈耶罗维茨如此回答,“色彩就像声音,它是每日街头生活的喧闹声。这无关乎不同颜色表达什么色彩,而是一个整体的融合湖边凶杀案。”不去刻意渲染悲伤,而是忠实记录生活中的细节,这才能为历史留下最接近真实的影像。


更新日期: 2015年04月30日
文章链接: 10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