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聊聊中国印石文化(四):从石头中见恢宏·中国文化的基因-印兮金柳妍
中国的印石文化可说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实因其内涵几乎牵涉到整个中国文化,因而在历史上有其形成条件小q书桌。首先就可以推前到古老的中国「金石文化」。

金石文化并非完全等同于印石文化,就像寿山石文化也不完全等于印石文化,只是印石文化根据于金石文化的基础,可视金石文化为其前身。金石文化从刀到笔的历史发展,为往后埋下了一个有趣的伏笔,也为印石文化提供了最早期的工具基础:刀。
然而,「金石学」这个概念到底是到了唐宋以后才有的,但其“实物对象”金石文化真正存在的时间点是更早的,至少可以上溯到商周,它的涵盖对象与内容包括了文字学、青铜器、陶刻、瓦雕、古钱古剑、封泥、汉印,玉器玉玺等含有古文字、博古图腾的一切事物上。所以金石文化可以说是由中国文字文化、书写文化、青铜器文化、印玺文化与木、竹、金、陶、石、玉等雕刻工艺,这五大项作为基础发展而成。

像寿山石薄意雕的一代宗师林清卿也曾制砚,从林氏后人家藏林清卿雕刻砚台的拓片,可以知道林清卿之薄意雕之所以能大开一代之气象,其对于金石文化、印石文化的浸染必有深厚学养,非此无所能致。可证整个印石文化与金石文化密不可分:

其中,金石文化中最重要的文化要素即是:中国语言文字文化大地武士。来看看这个奔字,十足的中国文字学中的「象形字」,象一个人奔跑状,地下留有奔跑时的三步脚印:

可以看中国文字从象形演变到抽象符号的特点,同时也发展出中国文字学「六书」的造字用字文化。例如「奔」字下面三个脚丫,其实就是脚「趾」的初文,也即今天的「止」字:

脚趾从洞穴口走出来,即造成「出」字,这种造字法就是所谓的“指事”:

若是止在豕下灵宝一高,脚趾追着一头猪,即今之「逐」字,则是「会意」。会意与指事不同之处,在于会意两个构件都必须是文字常飞飞,而指事其中一个部分并非文字,例如上面「出」字下方象洞穴的「ㄩ」不是一个已成立的文字。若是「止」加上「王」就成为去往的「往」字,脚趾代表行动的意思,王字则是取其声音作「声符」,这样就用「止」造出了一个形声字:
这里为什么要讨论中国的文字文化呢?因为了解中国文字的构造法,才能看出它们的形体演变,而形体演变在本质上其实是材料、科技工艺、与书写工具所造成的,这样就发现了一点:因于中国文字文化,形成了中国特殊的「书写文化」。
说到这里,“拿刀刻东西”这个关键影响就开始了,这事把「书写文化」过渡到「封泥文化」、「印玺文化」这环节上了,提供了中国产生印章文化不可或缺的观念要素与工艺基础。从前文可以看到中国文字的成熟,大约形成在甲骨文字时期蔡贵照,而甲骨文字之所以称为「卜辞」,是因为在殷商时期的占卜文化,他们把要问的事情用刀刻在龟甲和兽骨上,然后钻洞烧灼,看材料上烧出的裂纹来判断吉凶,「卜」这个字形就是取自于龟甲兽骨上的裂纹,卜的意思即“问”,就是从这事来的。

甲骨文因为是刻在兽骨龟甲上,所以造成它的字形线条细长阳刚、体态锐利。差不多同一时期的殷商青铜器上,也留下了大量铭文梦回韩国,即所谓的「金文」,我们回头来看金文中的「奔」字,其线条之圆浑柔畅,就与甲骨文字不同:

这拓片来自于西周《大克鼎》的局部,这些文字都是在毛笔发明之前、远远早于书法艺术出现的年代,但是这样的线条、这样特别的韵味,却在日后迷倒了唐宋金石学家以及历代文人、书法家少年进化论,中国文化里讲的「金石味」就是这个所指。
那么,青铜器上的图腾与文字是怎么形成这种线条味道呢?那就牵涉到青铜器文化的铸造工艺。典型的青铜器铸造,是先以泥土用刀雕刻出型体、纹饰、包括文字,烧至成陶后,再以泥土翻出凹凸相反的那一面,经过烧制成陶,称为「外范」;再将原本雕刻好的母模刮除一层,使之变薄,称为「内模」,两片合起来像夹心饼干,这时母模刮去的厚度即是青铜器成品的厚度,把铜镕成液态后注入这夹心饼干,冷却后成为青铜器成品,现在我们说做为榜样的「模范」就是这样典故。这个过程大家可以想象金文具有的线条流动感与浑圆,就是如此产生的。

我们所见金文,最初也是以刀笔在模范上刻写的,此种书写工具史称「刀笔」。与甲骨文的书写文化一样,中国文字在通过金石文化的过程中所呈现出来的书写文化,能富含「刀味」的艺术表现。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在往后中国文字文化衍生出书法后,第一个分家的是毛笔这种软笔代表的书法文化,而印石文化则继续继承了「刀笔」特征。寿山石工艺就是刀笔在历史中发展出来的,如果没有以刀为笔的文化过程,我们对寿山石雕的线条味道的感觉与审美,就未必如此了刘小涛。寿山石雕与西洋雕塑韵味如此迥异,感觉内容是说不清楚的,而雕刻刀与刀笔的不同是说得清楚的。
青铜器作为金石迷吸取养分的对象除了它的器物造型、金文之外,青铜器上的博古纹饰也对后世影响巨大,甚至可以直接取材作为寿山石印钮的雕饰。

图:台北故宫所藏玉器
这些各种金石文物的美感世代累积、影响了我们看一件寿山石雕的味道,以至于今人看清代尚均钮、玉璇工总觉得前人作品多能呈现一种古味、一种金石味、以及更多各种来源所产生的文人味近战保镖。说句直白的话,我们喜欢寿山石印章上面需要有钮的形制,这种形制带来一种书房的感觉、文艺的感觉、雅文化的视觉,但是大家浑然不觉这完完全全是受到老祖宗金石文化的影响烙印战士,寿山石玩家对钮的追求、乃至于古代文人对钮的需求,就是「金石味」!寿山石印章本身无论在材质上、在形制上的美感、气息都完全是金石意象、丝毫不差的金石味。

图:台北故宫所藏〈鱼形佩〉商晚期
金石文化的脉络中,石刻石雕的部分主要是以硬石为对象,从台北故宫所藏的商早期〈石立枭〉可见,最初石雕与玉雕是同一种工艺与文化来源:

另外要提到的是,中国玉雕文化起源更早,在金石文化这时期自然是两种不同的平行文化,而后世金石学的范畴内也包含了玉器,且玉雕文化的技法、工艺、艺术内涵无疑地也融进了金石文化。像商周到两汉都有玉雕或动物俑陪葬的文化,而福建就曾出土南朝时期的陪葬卧猪,可以说是最早发现的寿山石雕,唯其工艺与风格可以说即来自于玉雕文化,现藏于福建省博古馆的南朝卧猪:

而这种卧猪(或握猪,供死者双手握)不仅有寿山石版,浙江亦有青田石猪,下图为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之石猪:

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说:「玉,石之美,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尃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桡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技,絜之方也。」印石文化在金石文化这时期南大校草,以硬石为主要特征,因此主要表现在「玉」和「铜」材质上,例如汉代铜印、玉玺。这也解释了「金石」文化的“金”是指铜而泛指金属类,“石”主要是指玉而涵盖了其他软石、砚台、瓦、陶等材料祈福人。元明后叶蜡石的时代来临林沁园,印石文化分支出了篆刻文化、寿山石文化,也因此正式与其他铜铁文物、玉雕、竹木牙雕、砚台、石雕分家,各自又进一步发展成更专门的文化。
我要特别指出的,中国古文物中各类文化多从金石文化中发展出来、印石文化本身亦是。玉雕、木雕独立出来后,印石文化仍包括了篆刻、砚台、寿山石等文化,其后寿山石文化又分支出来,最亲近的兄弟就是篆刻文化入我相思门,从此也都各自形成不同专门与范畴,其源远流长,本是同脉。

因此这个时期的印石文化的主要材质,是包含玉石、与其它软硬石的工艺文化,最典型的即是石碑。东汉许慎曾说:泰山刻石“以迄五帝三王之世秋元まゆ花,改易殊体,封于泰山者七十有二代,靡有同焉。关雪盈怎么舍得我难过”虽然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许慎所见古文多为战国文字,然可知泰山石碑的出现至少在东周诗史是谁。如果照许慎所知闻的文化史,则金石文化中的石碑可能西周以来即有之。下图即著名的〈石鼓文〉现仅存拓片,实物发现于唐初,今学术界一般认为是战国时期秦到秦始皇之间的文物。〈说文解字序〉云:「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罢其不与秦文合者,斯作仓颉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大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者也。」此石鼓文字远小篆而近大篆,所以应该是战国时期的秦文字。

图:石鼓文
最近微信上一篇很受欢迎的文章,同古堂介绍释六舟的金石作品,其中砚雕艺术,就与书写文化、石碑文化有密切关系而衍生出文人艺术:

这类砚雕的发展源头,与印石文化同一个起点,都是金石文化时期已有的素材或启发,经由唐宋金石学的发端守宫砂gl,再历经明清而发展出来的:

又如上海博物馆所藏的明代寿山石水盂,更可清楚看到各种文化元素,尤其是金石文化的来源:

以上,印石文化在材料上与金石文化、玉石文化同源,在技法上与书写文化中的刀笔艺术同源,在内涵与情趣上与文房雅器同源、在形成时代则与文人书法、篆刻文化同时,在审美上更是来自于上述各种文化在「线条」、「工具」、「器形」上震荡相生。
(下篇待续)

预告篇:
也聊聊中国印石文化(五):在裂变中看刀笔·印玺的遗传纽带
往期回顾:
海上升明月霞光道5号,天涯共此石 | (一)石情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石 | (二)人情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石 | (三)石雕
海上升明月情义无价原唱,天涯共此石 | (四)石品
也聊聊中国印石文化(一):道在瓦甓
也聊聊中国印石文化(二):中国的旗袍和美国的旗袍
也聊聊中国印石文化(三):它根本不是一颗石头
更新日期: 2016年10月15日
文章链接: 10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