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书记指示:党校姓党,不忘初心,将革命进行到底!-红星照耀寰宇


问题:要怎么做,才可以每天都看到这类好文章呢??答案:只需点一下上边蓝字“红星照耀寰宇”即可!
红星照耀寰宇,一个意气风发的微信公众号!小编个人微信:hongxingzhaoyao666
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免责声明:本平台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诉求,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导语:
在党内业已形成一个“资产阶级”的今天,“将革命进行到底”,对共产党人来说,是一场更加艰难的战斗,是一场更为严峻的考验。
姓党、初心 、革命到底 
一一欲说还休!欲作还休!(在北京红色之友联谊会举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文艺演出大会的发言)
去年一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用了三个词语,让我这个老兵振奋不已。
第一个词语是:“党校姓党";
第二个词语是:“不忘初心”;
第三个词语是:“将革命进行到底”。
从年初到年底,把这三个词语连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记住我们是共产党,不要忘记共产党的革命目标宝露斯,将革命进行到底!”
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是有的放矢的,他点了中央党校的名,顧名思义,党校的全称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是“姓党”,但它所做的事,却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老百姓赠送它一首“三句半",普遍流传:
远观是座庙,
近看是党校。
腐败分子在里边,
深造!
民谣,有些夸张,但也贴切。党校办的好些事,不姓党,这是事实,下文还要论及。

“不忘初心",许多共产党人却偏偏忘记了,甚至反对“初心",抛弃“初心”。最典型的是京城的地产大亨、“优秀共产党员"任志强。他在《中园青年报》发表了“共青团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文章后,竟强烈反感说:“我们已被共产主义欺骗了几十年"。
一位地产大亨,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反转来又攻击共产主义,令人惊诧。任志强是个什幺人?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人生之路?直到我读丁他写的自传一一《野心优雅》后,才弄明白他的人生轨迹,出生老革命家庭,改革开放后,凭着老的社会关係发迹于房地产,成为京城的房地产大亨,改革开放以资本论英雄,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这个称号来自资本,当然与“共产"对立。如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就走上反共产主义之路。这样的悖理现象,在改革开放中多的是,打开他的《野心优雅》一读,有许多身居高位的共产党人,和他是铁哥们,他们有些共同点:是共产党人的后代,凭着家庭背景成为资本家,又掌了共产党的权,转身就贬斥共产主义。任志强把这种现象归之为“野心优雅”。共产党人怀着资本主义的野心,还能掌控共产党的权力,把共产主义改变成资本主义,这可真是“优雅”!
习近平同志讲的这三个词语,前两个快一年了,后一个也大半年了,有什么动静呢?正面的动作少,反面的动作多。拿“党校姓党”来说,没有看见、听见党校有什么整顿的大动作韩棠,反其道而行之的动作实在厉害,王长江事件就是一个大动作。在习总书记视察了中央党校,提出“党校姓党”不久盘龙后传,作为回应,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在全国党建教师培训班上,讲了一堂党建理论课。全盘否定了中国共产党的党的建设理论,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马克思主义”骂起,一直骂到推翻三座大山,“夺取政权”搞社会主义革命。他反对“杜会主义革命",提出了取得政权后,共产党应该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革命不再是社会发展的动力,社会发展的动力是什么?是每个人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党的任务是什么?他回答道:“什么党,领导市场经济约党!”他把党章、宪法上写的统统都抹掉了。

通读他的讲课录音稿,他用的“建党理论"完全是资产阶级的“现代政党”理论,他毫不隐晦地引用了英国女王陛下的诏示。
用资产阶级的现代政党理论改造无产阶级中国共产党的党建理论,这个“党校”还“姓党”吗?
在全党上下,党内党外,对王长江的党建讲课,进行猛烈的批判和声讨后,中央党校是怎么回应的呢?发表了一个王长江的“告别演说”。王长江感谢校党委批准了他的离职申请,让他辞去行政领导职务后,可以专心研究他的建党理论,说他的建党理论是否定不了的,15年到20年再见,王长江估计15年到20年后,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变成一个领导市场经济的党。一定会变成一个抛棄共产主义的“现代化政党”。王长江的党建理论,不只是他和他的研究团队红楼夜话,在党内拥有更多的同伙,因此在王长江发表他的告别演说时,党校的领导沉默着,在场的中央领导机关的代表也沉默着。党校不批王长江,主流媒体也不批王长江,对王长江狂妄的告别演说处之泰然,默认之,默许之。
“党校姓党”乎?呜呼!
“不忘初心”,是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长征的大会上提出来的,什么是长征精神,就是为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而斗争,宁死不屈,百折不挠。前不久,他在视察山西吕梁贪困地区时,仍然提出要“不忘初心”。
但许多共产党人,心旷神怡的意思是什么在党的实际工作中,却抛开了党的“初心”甚至背离了“初心”。近半年来,对“塘约道路”的争论,表现得很明显,争论的焦点,是坚持“初心”还是背离“初心”;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小二云点播。王宏甲先生写的《塘约道路》一书中,“塘约道路”的开拓者支部书记左文学的思想是鲜明的,塘约道路就是社会主义的农业集体化道路,他在塘约村背后的山坡上,树立的四个大字一一“穷则思变”,就是毛主席写的《介绍一个合作社》一文的按语:

“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一张白纸,设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中国劳动人民还有过去那副奴隶相么?没有了,他们做了主人了。”
但在宣传推广“塘约道路”时,一直到今天,却对“塘约道路”作另一种解读。特别是一些党的领导机关,如贵州省委把“塘约道路”改成“塘约经验”,並着重阐明“塘约经验"的要义是“改革创新,艰苦创业”,否定了左文学的“农业集体化道路”。一位多年从事党的建设工作的老同志在塘约村调研后,告诉塘约村:“对塘约道路要经得起质疑”。质疑什么呢?
“现在出现了多种把农民组织起来的形态,有能人创业成长起来的大型私营企业,有外资控股的合资企业,有规模较大的家庭农场,各式各样的农协组织等,基本上是资本牵头在组织农民生产经营。塘约是党组织主导的集体所有制合作社,靠什么来组织农民,会有不同的看法,对塘约道路也会有质疑的声音,对此,我们要经得起质疑,容得下批评……现在国际资本和私人资本在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大,我们选择市场经济体制,就决定了给资本在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大(甚至是一定的牵头地位)……那么,怎样对待靠资本组织起来的农业合作组织呢八连杀原唱?用东风压倒西风的方法行吗?肯定是不行的”。
这段话,在深化改革的官员中,肯定有极大的代表性,他们是赞成和推行资本组织农户的,是反对农业集体化的,问题是我们党应该做什么?是领导农民接受资本的奴役,还是组织起来当家做主人。这位可敬的老领导同志反对“用东风压倒西风的方法”也就是反对党领导农民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让资本在农村自由泛滥。

不忘初心,党应该怎么做:建立工农联盟,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当今我们是怎样做的?知否,知否!己是枝(资)繁红瘦。
“将革命进行到底!”是习近平同志在政协新年茶话会上讲的,媒体在报道时,都没有突出这句话,似乎是一句套话,会后也没有去跟踪报道,怎样把革命进行到底。相反却有人“将革命一骂到底”。王长江在讲课时,首先拿共产党的成立开涮,共产党的成立就“不合法”。随后,骂土地革命,骂抗日战争,骂抗美援朝,对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馨雨听书网,抗美援朝的英雄烈士,几乎都骂遍了;骂土改,骂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骂镇反、骂反右、骂合作化、骂大跃进、骂人民公社、骂文化大革命,最后陈乃娴,归结到建党、开国领袖毛泽东。总括起来,共产党从成立以来领导的所有革命,简直是一无是处,我把它概括为“将革命一骂到底”,一点也不过分。
骂得最凶的是著名女作家、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女士,写的《软埋》,把“土改”写得那么血腥、残暴、惨绝人寰、阴森恐怖、四家灭门。土改,是中国共产党的“发家史”啊!奇怪的是,这样一部反动的作品,却受到文学、文艺界的推崇和褒奖,这立即引发了社会各界的警惕和愤怒,掀起了一场大批判、大反击、大论战夏冬春,一直延续至今。
《软埋》攻击的是土改,土改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今天提出来,显然有它的现实日的,是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挑战,是为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开拓道路。方方写《软埋》也不是她个人创作中的孤立和偶然现象,有现实的社会背景,她在《软埋》后记中已说得明明白白,是要表现她一家和她的亲戚朋友“这一群人”的铭心至骨的仇恨,“这一群人”,有的像方方一样,拥有社会权势,有的还在党内、政府内可以呼风喚雨。当方方的《软埋》遭到批判后,有多少党内外的权势人物,为她站台洗地,为她助威壮胆。

最近《环球时报》就对《软埋》的批判,发表了单仁平的评论,《环球时报》是准党报,单仁平据传是“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谐音,文章的题目是:“土改是大洪流,文学该取哪一滴水”。这一点题就把争论的实质一笔抹煞,原来《软埋》只是对土改的“取材"问题,是土改大洪流中,取那一滴水的问题。对“取材”于“一滴水”,又为方方洗白:
“革命的洪流大都是粗糙的,往往夹裹着少数个人命运的曲折乃至不幸,《软埋》将绝大部分笔墨倾注在了有些极端的个人悲剧故事上,它对“土改”的价值判断很消极”。
方方写《软埋》写的土改中惨绝人寰的四家地主灭门的惨剧,“是革命的洪流大都是粗糙的,往往夹裹着少数个人命运的曲折乃至不幸”造成的,方方有什么可指责的呢?
单仁平继续为方方辩:
“文学毕竞不是政治评论,作家对具体人物的命运的独特关注,如果有悖于社会主流认识的价值判断,这是否应当鼓励,值得探讨”。
为被推翻的地主阶级招魂鸣冤,“是否应当鼓励,值得探讨”。这种混帐话出之党报评论员之口,真可耻!
单仁平在为方方辩之后,又对批《软埋》的社会各界,横扫了一竿子:
“尽管《软埋》激发了一次意外的争论”,但出现这种争论不值得大惊小怪,这么大的中国,这么活跃的时代,出现一些价值碰撞实属正常”。
是“意外的争论”么?是“价值的碰撞”么?“不值得大惊小怪"么?
是捍卫土改,捍卫革命和攻击土改,反对革命的一场“爭论”;是社会主义革命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碰撞”;老土改、老兵、老革命、老党员、工农兵都起来反击。不是“大惊小怪”。而是“大惊大怪”。在我们党内,主流体制内,竟有一批反对革命、复辟资本主义的人,向党进攻,向革命反攻。“不值得大惊小怪”么?

“将革命进行到底!"是67年前,在中国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的前夕,毛主席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发出的进军令。那时的共产党,那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真乃气势如虹,以排山倒海之势,横扫反动派,如秋风之扫落叶。
今天的共产觉,还有那种革命气势吗?一查腐败,就有百万贪官落马,比那时共产党员的总数还要多。八千多万共产党员中,有多少人在为革命而战斗,有多少人在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又有多少人由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成为资产阶级的先锋队,有多少人由无产阶级变成资产阶级,变成新土豪,新地主,甚至是大富豪王蒙徽。更可怕的是,还有一批位高权重的共产党人,反对革命,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主义,反对共产党。流行的说法是:“吃共产党的饭,斯蒂斯砸共产党的锅!”象王长江那样的共产党中央党校的党建权威,不是要把共产党由无产阶级革命的党改变成资产阶级的“领导市场经济”的党么!
像任志强那样的京城地产大亨,“优秀共产党员”,不是“野心优雅”地大骂“我们被共产主义欺骗了几十年”么!
像方方那样的“社会精英"珂莉安,管作家的大作家,不是大骂土改革命,要把革命《软埋》么!
他们都不是一个一个孤立的人,在他们背后,还站立着一批党内更大的人物。

看看他们的嚣张气燄:
王长江在“离职演说”中,对批判他反动讲课的革命派发出挑战:咱们十五年后再见;任志强在东窗事发后,红墙内的铁哥们为他洗地;方方更张狂,她对写文章批《软埋》的共和国上将发出警告:“就算你认识一万个法官,就算你跟中国高层所有领导都是刎颈之交,需要告你时,一样会告”。共和国的上将为捍卫革命而受审,这使我们想到前南联盟总统米诺舍维奇到海牙国际法庭接受审判,那时,南联盟已被肢解,中国会这样吗?
今天,习近平总书记重新提出“将革命进行到底”,比起67年前,国内外、党内外阶级力量,革命和反革命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67年前,党内没有走资派,今天党内巳经形成一个资产阶级,並且佔据着一部分权力。他们是不会“将革命进行到底”的。而反对革命的人却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将革命进行到底”,对共产党人来说,是一场更加艰难的战斗,是一场更为严峻的考验。

更新日期: 2018年10月13日
文章链接: 10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