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塔一窟一城楼-辽宁记忆参见女皇陛下

九塔一窟一城楼

——记义县寻访文物之旅
春暖花开,正是踏青好时节。星期日,利用一天时间寻找义县历史文物。没想到,地处辽西的义县历史底蕴深厚,寻访收获颇丰,一扫连续乘坐夜车之苦。在义县,寻找到辽代八塔、广胜寺塔、万佛堂、安泰门城楼、奉国寺等文物古迹,感受了历史变迁,了解了古代往事,看到了当地对文物的修复保护痕迹,学习了很多相关常识。
义县,隶属锦州管辖,从春秋时期就有建制,历史久远。辽代称宜州,金代改称义州,清朝退出历史舞台后改称义县至今。因义县现存著名的辽代建筑奉国寺、广胜寺塔和八塔,因而当地大力打造辽文化,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如今义县的大街上还能看到宜州义州字样的牌匾,引发人们的思古之幽异界纨绔公子。
登八塔山
我归纳的九塔就是义县的两处辽代景观——八塔和广胜寺塔。八塔是建在八个山头上的八座小砖塔,位于义县城南十多公里的八塔子村,村子因塔而名。远观八塔,位于海拔不高的山脊之上,凸起的一连串脊背恰似舞动的飞龙脊梁,十分壮观。由于山脊有弯曲走向,山头互有遮挡,因此想要一眼看全八塔并不容易,常常能看到六座或七座。当你踩着布满破碎砾石的山道来到八塔近前,由不得你不惊叹:八塔虽小,奇特唯一。建塔的石质山体属于易风化的山石,第二塔的小块山体还有人为修补的痕迹。不知何故,一道类似石墙似的山岩突出于山体之上懒懒小兽妃,并不像常见的整体性很强的山岩一样。这八座小砖塔就修建在突出的山头之上,其中第一二个山头还是各自独立的,虽然不高,但想爬上去也不容易洞烛其奸,所以,所建砖塔皆不高,一人上下吧。这八座小塔是为纪念佛祖释迦牟尼人生中从出生到成道、涅磐等八个大事件而立,是辽代著名的皇家建筑遗存。以建塔林形式纪念佛祖在全国是唯一一处,足见八塔之珍贵。这八座小塔的外形略有不同,有的塔尖还装上了现代化的避雷装置,不大协调,是担心雷电袭击砖塔吧。
虽然时值四月中旬,东北的山上依然荒芜,裸露的田野里不时扬起阵阵尘土,绽放的桃花点染着干枯的山体,传递着春的讯息。望着山上的八塔,不禁想到,古人是怎样找到这偏远山区山貌奇特的所在?由城里运送砖石材料砌筑砖塔需要时日(乘坐公交需要颠簸四十分钟,幸好赶上末班车,不然回城困难。因而没有时间走近每座塔前仔细观察),可见信念坚定方可达成心愿。由辽至清,多有神奇的八塔传说,甚至乾隆皇帝还亲临八塔顶礼膜拜,可见八塔在人们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如今,八塔被确立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愿八塔永远挺立在山巅,护佑一方平安。

观广胜塔
广胜寺塔位于老城西南角,建于辽开泰年间(公元1020年),距今已经998年了,还有两年就达千年了。清晨,在一片寂静的囤顶(东北常见的一种屋顶是漫圆坡顶的平房建筑)老城区远处兀然挺立着一座八角十三层密檐式辽塔。这座已经升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砖塔沐浴在朝阳中,熠熠生辉。推开掩映的院门,只见局促的院落中,塔立北侧,殿的南部,那占地面积不大的卷棚式大雄宝殿一眼就能认出是后建的。一位身着僧衣的男子来收缴五元门票。看到院中的情景,当是积攒一点资金修建一点庙宇,所以欣然奉上。塔很高,约42.5米。整体看,外形与常见的如沈阳的无垢净光舍利塔等辽代密檐式砖塔相近。基座重新用青砖砌筑,外面是平直的,已经不见了须弥座痕迹。塔身是全塔最精彩的部分。塔的每一面正中的拱券中端坐一尊佛像,两边是胁侍。佛像和胁侍头部后面均有背光火日立,头顶有宝盖遮护,宝盖之上是一对飞天伎乐舞者,姿态各异,舞者中间是宝镜。之上是砖筑斗拱,上覆两层屋檐,均为砖筑仿木结构。每面佛像各不相同。佛像下边是仰莲,其下是一只蹲着的张着巨口面目狰狞的雄狮支撑着。塔的每一个棱角处挺立着一位全副武装的武士护卫佛塔。这些图案雕刻精美,有些是原始的,有些是补修的,经查找原图这座砖塔曾经破损得比较严重,其中,塔檐部分已经呈现圆形献县一中,而修葺后的塔檐则棱角分明。

游万佛堂
大凌河畔,福山崖前,正在举办风筝节。开凿于北魏大和23年(公元499年)的万佛堂石窟距今已度过了1519个春秋,它是东北地区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石窟群,具有极高的研究性极强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因此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当你走进福山山崖近前,你会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山岩石质不是很坚硬,就像八塔的山石一样容易风化,因此,雕凿的佛像难以完好保存,有的已经模糊不清,但就现有的残迹仍然会让你惊叹。石窟有的是将山体挖去凹进一些,佛像直接面对外边。有的是开凿于山岩之中,前有通道可以行进观赏,就像在石屋中一样。为了透光和便于观赏,还在佛像面对的岩壁上凿出了窗棂,使人们可以在崖壁前直接看到窟内景象,当然,窄小的窗棂是会让视线受阻的,看不清里面的全貌。洞窟中交脚弥勒是魏晋时期佛教造型的典型代表,也是我国北方地区唯一一尊最大最早的弥勒造像。低眉安详的佛像四周绘制了精美的壁画和残存的莲花浮雕,令人心动,虽残缺却难掩昔日辉煌。洞窟的石壁上雕凿的众多彩绘小佛像是万佛的重要组成部分蒋朗朗。万佛堂是这里最大的石窟,窟前修建了硬山屋檐,柴鸥使它看起来与众不同。佛堂设窟门三座,正中大门上书“佛光普照”四个大字。洞内中央是一方形石柱,围绕着石柱四面雕刻了四座佛像,四周小佛像簇拥,让这座建筑看起来气度非凡。四周还雕刻了不同的佛龛,供奉着不同的彩绘石佛,龛前还凿出了仿木质屋檐,整体形象美轮美奂。

沿着山崖上下,矗立着许多现代人制作的佛像,有五百罗汉和观世音的三十二个化身,还有一些道教雕塑,佛道共处一山,延续着人们心中的理想。
河水悠悠,嫩柳依依,千年过去,石窟依旧。在这远离人群的山上,洞窟默默地迎接着人们的顶礼膜拜死神之泪,经风雨耐寒暑雷米盖拉德,无欲无求。古老的佛像能够穿越千年保留至今,冥冥之中应当有神灵护佑吧。

品北城楼
清晨到达义县,计划中先去看广胜寺塔,结果沿着南关街行走中发现前方有一古建屋檐,遂决定先去这里看看。当来到近前,发现是一座复建的城楼,楼下石碑显示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义州卫安泰门”。这说明城楼是辽代的,而且是屯兵的卫城。仔细看看,城基的条石比较古老,城墙上颜色较暗的地方应当是老墙砖。城门上建有二层覆盖布瓦的带围廊的歇山顶城楼。绕到城门正面,门上正中石匾上雕刻“安泰门”三字。左侧城脚堆放着一些老条石。令人惊喜的是,紧依城门是一条磨损得十分明显的条石镶嵌的石板路,一直拐进城门,这应当是当年岁月碾压的遗迹。城门洞是高大的拱券,里券上方还镶着一条大方木,两侧各有一个圆洞,应当是安放大门轴的。横木下方离地面一米半的城墙位置,左右两侧各镶嵌着一个石孔洞,应当是安插门栓用的。
紧邻安泰门南侧城楼的旧有房屋正在拆迁,其中就有利用拆卸的青砖砌筑的墙壁。彭州二手房信息与当地一位大哥闲聊得知,这座北门是复建的,老城门早都扒了,其它的三座城门也扒光了。安泰门的命运与中国众多古城门的命运一样,都遭遇到拆毁的结局。而它的复建与沈阳的西北角楼相似,利用了原址原墙基,展现了昔日的风采。原来南门处将一块城门的大条石镶在了马路上,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结果我去南门旧址没有找到,询问当地人也不清楚,只得作罢。

与安泰门一路之隔的北侧大凌河边正在营建湿地公园,将成为市民休憩的良好场所,也将成为义县绿化的亮点,会映衬得安泰门更加古朴壮观。由于时间关系,由于有过参观经历,这次只是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存的辽代三大著名建筑的奉国寺门前稍稍停留而没有进入(当时还没有开门营业)。义县的大街小巷不时能看到回族装束的人们售卖回族食品,如炸油香、油炸糕武宣家园网。奉国寺附近有一个市场,有好几家回民饭店和茶馆,这里应当是回民聚居区,展现了义县拥有一定数量的少数民族居住的特色。这样的场景与海城相仿。义县沿街不时出现水馅包子和辽西水豆腐的牌匾,都是我爱吃的食物。义县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应当是火车站财智金。因为当你乘坐火车来到义县一下火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老的车站。这座涂满黄色漆料的只有一层平房的建筑距今度过了97年岁月。前后站房正中的墙壁上的繁体“义县”字样反衬出它的年代久远与不曾受到太多改动。面积不大的站房既是售票处又兼作候车室,用一道白色板墙隔开两处。房间内只有电子屏、安检仪器、电水壶、座椅等设备能感觉到一些现代气息。这与几年前我到义县相比较已算是进步,那时还没有安检通道仕途沉浮。通过询问车站工作人员得知,古老的义县火车站还不是文保单位。我觉得义县文物局、锦州文物局乃至辽宁省文物局应当尽早将义县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它的存在记录了辽宁乃至中国铁路发展的历史。假如有一天它完成了历史使命,被新的火车站替代(从当地人的谈话中得知,义县有计划要修建新的火车站,它确实难以满足今天的需要)而拆除将是十分可惜的。有可能有关部门已经将它列入保护计划,但愿能够在下次来到义县的时候看到文保碑。
本次行走线路:沈阳夜车清晨到达义县封神夺艳记。第一站走到长途客运站问好车次线路,沿南关路到安泰门。第二站由北往南走至广胜寺塔。第三站奉国寺门前记录文保碑。第四站乘客运站长途车至万佛堂游览,车票居然是几十年前的样式。午饭后,第五站乘公交车至八塔山观八塔。晚上乘夜车清晨回到沈阳上班。

更新日期: 2017年08月07日
文章链接: 10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