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川西深处的秘境-伍须海猎塔湖

可比之云南的香格里拉和四川的稻城,甘孜州的九龙宛如一位清丽脱俗的处子,深藏在横断山北麓一片人烟稀少的地方。

在雅砻江北岸海拔近5000米的崇山峻岭之间,人迹罕至的长海子见证了花开花落、春去春来ca939。
这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田守尧。汽车在四川省西南部冕宁县、九龙县交界处一路颠簸,我们已经在薄雾中的雅砻江大峡谷逆流而上、穿行多时了。一个个深峡幽谷、陡崖峻岭、激流飞瀑查建英,在车窗外急闪而过善元堂。
风起云开,天色大亮,秋色突然呈现眼前:金黄之中,极有韵致地夹杂着一抹红、一抹褐、一抹绿以及一道道银色的水帘。河谷的平缓开阔之处,则是一幅幅丰收图:大人们披着满身的阳光在水稻田、柑橘园、核桃林或花椒地上宁静而有序地劳作,小孩子热情地对着汽车挥手致意。

在伍须海附近的原始密林中,没有一寸裸露的土地。踏在毛茸茸的青苔上,脚步悄无声息。而覆满青苔的老树盘根错节,绘成了一幅巨大的油画,让人由衷地赞叹。
膝盖上放着著名摄影师林晶华先生手写的摄影札记。4年前的秋天姚不仙,他第一次造访九龙,走的路线,从康定的新都桥经朋布西、沙德、白马桥我愿是激流,翻越鸡丑山至呷尔镇,短短的166公里,他驾车行了12个小时范门李氏,平均每小时13公里多一点!当然,道路的艰辛难行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方剂学方歌,但沿途美丽的风光肯定让他“耽误”了不少时间。
林先生在札记里写道:“令我最为惊奇的是,全年来呷尔镇的外地游客还不到30个,我和我的同伴在几步就能走出城的‘大街’上溜达的时候,当地人都投以好奇的眼光,简直把我们当成外星人了。”
九龙位于横断山北麓,是康藏茶马古道东线的重要集镇之一,地处于甘孜藏族、凉山彝族和雅安汉族的结合部,历来便是这三个民族的聚居区金诺华。藏族作家亮萨·朗炯曾为了考察藏彝民族走廊和茶马古道豪门囚情,对九龙县境内的古道和人文风物进行过全面、深入的调查。她在《恢宏千年茶马古道》一书中多次提到九龙。提及九龙时总会说道:“有时间,你应该去九龙看看。”

平原的仲夏时节,九龙县上团乡、伍须海西侧的一个草坝才刚刚泛出新绿。烂漫的野花悄悄蔓延,玉带般的小溪静静流淌,清晨的薄雾慢慢散去。那低头亲吻大地的生灵正细细地品尝着春天的滋味。

在雅砻江峡谷地区,汉族姑娘出嫁时穿的最漂亮:她缠着黑色的、显得很隆重的大头巾,身着深蓝底儿碎白花的连襟衣服,那胸襟和袖子上还不厌其烦的秀满了红的、黄的醒目而精致的花纹古蔺天气预报。她的头饰像彝族的来吧宝贝英文,单竞缇而服饰和藏族西蕃人的又有些神似。

有大山的庇护,九龙的各个民族得以保存自己的文化。但是杂居的各民族亦不可避免地相互同化。

长1200米,宽600米的伍须海是一面明亮的镜子。
在晴朗的秋日,湖畔黛色的山峦、黄绿相间的树林以及火红的灌木全部被这面镜子复制了一份国际丽都城。微风拂过,波影流光露露情史,叫人怦然心动。

瓦灰山自然保护区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森林王国,海拔在3400米至5460米之间。
到8月,鲜嫩的绿松萝挂满了树枝头,瓦灰山的春天才先开了帷幕。在这样的林间小道轻骑放驴小子,无异于在伊甸园中漫步。

野人寺的信徒正在接受活佛的灌顶。
建在一堵峭壁上的野人寺是九龙的一个传奇彩虹城堡。其信徒中除了藏族人飞越长生,还有大量的汉族人和彝族人,许多善男信女即使已远离家乡,往往也都发愿回来朝拜郭应泉。
(图文来源于网络)

想了解更多?
那就赶紧来关注我们吧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更新日期: 2018年02月05日
文章链接: 10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