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丘处机们的武功怎么死活练不上去-眼睛般的湖泊

前些日子看了六神磊磊的一篇文章《丘处机们的武功怎么死活练不上去?》。六神老师将丘处机们的武功瓶颈归结于性格问题,说丘处机成名过早、爱炫耀、不踏实、自满,没有危机感,所以武功不行。我认为这是说不通的。诚然迪兰达尔,丘处机的性格比较张扬,行走江湖过多,闭关苦练较少。李建群但是全真七子并非尽都如他嫡女毒心。马珏性格温和,处事超然,王处一踏实敦厚,心性淡泊,但是他的武功可能都还不如丘处机呢仙途漫漫。所以我觉得,丘处机们的武功练不上去,其实是另有原因的。
在我读过的所有金庸武侠小说中,我发现,不止丘处机们,凡是江湖绝顶高手的徒弟,武功终究有限。比如《倚天屠龙记》里,江湖中的二流高手多如牛毛,逍遥二使、四大法王、玄冥二老,少林三渡……而张三丰的徒弟们武当七侠似乎很难站在他们前头韩信拜将。俞莲舟与鹤笔翁对过一掌刘彻刘彘,差点送了性命。至于武当五侠张翠山,碰上金毛狮王谢逊,根本招架不住,活生生被劫持到冰火岛。谢逊的武功,顶多江湖二流,十三记七伤拳打不疼少林空见。张翠山的武功只能更等而下之。值得注意的是《倚天》里的张三丰和《射雕》里的王重阳大有不同,王重阳教徒弟不够负责,很多绝技都私藏了。张三丰不仅武功更加出神入化,而且对七名弟子全心全意,倾囊相授。到头来张三丰的徒弟被成昆的徒弟活捉,实在大大不该。

反过来看,金庸小说里顶尖高手的师承猪标一族,大抵以下三个来路:
1、天纵奇才,无师自通型。比如《射雕》里的黄裳,看了许多道学书籍,自己就悟出了《九阴真经》。《神雕》里的独孤求败,一生仗剑江湖,未逢一败,遂成剑魔。
2、照谱读书,自学成才型。比如《倚天》里的张无忌,他的“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都是看书自学得来,学成之后已然无敌,后来跟张三丰学太极拳剑,只是锦上添花而已。《笑傲》里的东方不败、岳不群、林平之,自学《葵花宝典》或《辟邪剑谱》,功成之后横霸江湖。还有《飞狐外传》里的胡斐,不一而足。
3、师父无数,驳杂旁通型。比如《射雕》里的郭靖,虽然入门师父江南七怪的武功低劣,但是他先跟着马珏学内功,后跟着洪七学降龙十八掌,再跟着周伯通学左右互博和九阴真经,终有顶尖武功,《神雕》里的杨过佛陀的爱,更是融汇全真教、古墓派、蛤蟆功、桃花岛、九阴真经、独孤求败等多派武功碧波无痕,驳杂交融,自成体系。
总之,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那些从小拜入名师门下,从一而终的“丘处机们”,他日若不能像丁春秋那样离经叛道、欺师灭祖、逐出门墙,武功也就永远是二三流的水准了商丘应天网。

为什么顿悟能练成天下第一,看书能练成天下第一,跟着师父就练不成天下第一呢?细细想来,普天之下各种技艺温虹,若要入门快捷鲁敏宇,确需高人指点门径。但入门之后,若想臻于更高境界,则需张扬个性,形成风格。在这个环节上,只怕师父越能,徒弟越菜了颜月溪。因为师父总是希望徒弟重复自己的路,继承自己的衣钵。张舒雅徒弟打小生活在师父的主角光环之下,仰慕崇拜,迷失自我,最终只能成为师父的mini版。全真七子不是这样的命运吗?武当七侠不是这样的命运吗?这也印证了中国古代技艺传承的渐衰律锦绣王妃,《沧浪诗话》有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四十一炮,斯为下矣汤锡坤。”便是此理。
而且,绝顶高手往往做不了好老师,好的老师也成不了绝顶高手。因为教学和自我实践是两码事。莫扎特是莫扎特,车尔尼是车尔尼;易卜生是易卜生,阿契尔是阿契尔蒋文浩,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路人。前者更仰仗特立独行的个性,遗世独立;后者须有十足的耐心与理性,春风化雨。王重阳的武功天下第一没错,可是他情商捉急呀。此人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以为是,假装正经,连泡妞都泡得磕磕巴巴,为师为父,再好的徒弟也废了。相反我们的叶心老师周阿雨,虽然不是什么书法家,但课堂上,他风趣幽默地讲解写字要领,对症下药地解决各种问题,使孩子们对书法产生浓厚兴趣,绝对是个好老师哦。
个人的修行与成长,一看天赋,二看机缘,三看自己的奋斗与探求。至于老师能对学生起多大作用,古语说得好:师父领进门,修行在自身。当今社会各行各业如此看重师承门第。我觉得其实是圈子文化作祟。在很多行业里,徒弟拜师父,其实并不是想从师父那里学真本领,而是想借用师父的人脉社交,抱团壮大而已。这不是一个好的风气,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不论出处的。
附:六神磊磊:《丘处机们的武功怎么死活练不上去?》

叶心,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音不全、六根不净的文艺男中年张廉云,兴趣驳杂,爱好广泛,然无一精纯。寄生于文化馆中,浪迹在秦淮河畔。
ps:本学期,叶心老师的小学生硬笔书法课堂招生了哦,教学内容以硬笔楷书为主章吉仁,适当讲解汉字源流演变知识,使孩子们认识汉字、写好汉字。有兴趣的家长请与我微信联系山芋花。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更新日期: 2018年01月26日
文章链接: 10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