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说说做护士以来遇到听到的灵异事件-灵异玄闻世界
原作者:蚊子8496
从我在卫校时说起吧。卫校都是女生居多,女生多自然是非多,女生间的是非,除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外,就是男生和闹鬼传闻了。
很奇怪,每个学校好像都有那么几起跳楼自杀事件,我们学校也不例外。我所听到的是几年前的一个冬天半夜,有个女生穿着红衣跳楼,跳下去后没有当场死,而是哀号。可是根本没人听到她的哀号,在第二天早上才被发现。但那时她已经死了。
之后很多学生都说晚上能听到有女生哭,我们都不信。但之后,我彻底信了,因为我也听到了。
那是十月一前后,就是满街烧纸的那几天。我从来睡眠很好,倒头就睡,天亮才醒,也不起夜上厕所。可那晚很奇怪,突然就那样醒了,杨柳松听到操场上很远很远传来的声音,像是女孩在哭,又好像是在唱歌,越听越害怕,那是透到骨头里的恐惧,我叫醒宿舍其他女生,她们只有2个人也听到了,然后抱在一起睡,但都抵不住哪种被施了咒的声音。这个声音连续了4~5天,之后就没了。无从解释。言归正传吧,开始说我在医院的经历。02年我刚毕业,后分进我现在的医院,正式进院的护士要有一年的学习期,就是到各个科室学习一年。也就是那年冬天,我进了中毒科。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了鬼,只是这只鬼是个男性。并不是别的网友一见都见女的。
那天我夜班,半夜1点多快2点时,我像平时一样去锁大门。我们医院各科室的门是木头的,门边用亮铁片包着,那个铁片很平滑很亮,几乎可以当镜子。就在我锁门的那一刻,从门铁片看到我身后2米左右有个男人站在那里。(直至7年之后的今天,我写到这时都异常恐怖槙野智章,背后发凉)
那个男人戴着礼帽穿着风衣,很像《上海滩》中许文强他们那帮男人的打扮。我看得很清。我肯定。
当时的我好像都吓得没了呼吸,因为我肯定楼道就我一个人,如果就算有人的话,整层楼很静,都会有脚步声。
我回头看去,什么都又没有了。但之前的影像还浮在脑海,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手脚冰凉瑞华果园。于是大喊和我一起值班的男医生,他说我当时脸都是白的。本来他让我给护士长打电话找人替我上班,因为当时我都吓傻了。但考虑到半夜为这事大动干戈不太好,于是他陪了我一晚上也没去休息。听了我看到的事他没说什么,只是安慰我。
过了几天,我晚上见鬼的是在科室传开了,有病人找我证实了我看到的他们也有人看到。。。
但始终不明白,别人不是都看到的是白衣长发女鬼么?为什么我看到的是许文强打扮的男鬼呢?···这个疑团困扰了我多年,最后我在肿瘤科学习时终于解开了···
上次说到为什么我看到的鬼是许文强的打扮
过了几年,我在肿瘤科工作。癌症是慢性病,家属都是陪着病人走到最后,很多病人都是走着来住院,过几个月不治身亡被抬着出去。
那段时间也是我最低谷时期。每天面对的就是死亡,使我自己也很悲观。说实话,那段日子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谈谈心,疏导一下。
有个病人,住院2个多月,好像是个搞艺术的还是商人,总之很年轻,据他的家人说他是因为离婚对他的极大打击才得的癌症。(顺便说一下,大家每天要保持乐观心态,真的对健康很重要,我接触过的癌症病人,10个有8个是突发事件精神受刺激打击很大才得的癌症。句句属实!)
他才30多岁,满文气的,在男人里算蛮白的,记得很清,他是在我值班时走的(又是我值班死病人······%>_<%)
之前说了,癌症是慢性病,家属多有准备,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物质上的。这个病人在医生宣告死亡后家属就给他穿衣做身后事。
我照惯例在百忙之余进病房看看家属忙的怎么样有没有要帮忙的,进门后我呆住了,不知该如何形容当时的感受。他穿着老衣(人死后穿的衣服),那身老衣,和许文强的打扮一摸一样···············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当时心里的彷徨。
谜团终于解开了。
我02年半夜看到的鬼应该是真的鬼。
那时我才18岁,根本不知什么是老衣,若是那晚我眼花或幻觉,那也该幻觉是女鬼,为什么偏偏是男人?还是个戴礼帽穿风衣的男人?
后来我问别人才知道,西安这边的风俗是50岁以下的男人死了穿的老衣都是礼帽和风衣,也就是上海滩的打扮!也许02年看到的那个男人是家人办后事时给他穿了许文强式的老衣。那是中毒科,难道他是被人投毒害死的?难道他冤魂不散?
不得而知···只是庆幸自己没有再在中毒科学习。如果是那样,我肯定要办场法式来超度他。。。也许。也许吧谁在你背后。。。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很正常的在做事,就感到某个地方非常阴森,寒气逼人?
以前在卫校上学时,第一次上解剖课,进了一个大教室,老师就给我们讲注意事项什么的。但我根本没听,因为教师里还有一个小门,是关着的。我一直盯着那小门看,觉得很害怕,异常阴森。
注意事项讲完后,老师居然打开了那小门,这是我们才知道,那个小门是泡尸体房子的门。里面都是没有盖子铁棺材样子的器皿,里面用福尔马林泡着,摞着一件件尸体······
有些尸体都没了皮,有点像清炖鸡大腿,肌肉一缕一缕的······回到医院的事情:03年初,我到了骨科学习。骨科在一楼,同样我也要值夜班。我们医院的人很奇怪,我见到的灵异事件他们不信就算了,还不准我说。不知这是不是没有人权?
具体记不太清哪一次,总之每次在骨科值夜班,我都不敢去厕所。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敢去。总觉得厕所很可怕。(之前没看过什么恐怖电影,不敢看)
每次怕不是怕旁边隔断有什么人,而是顾客的女厕所有个很大的窗户,玻璃上贴着膜,也就是说,不开窗户的话看不到外面。我每次上厕所都盯着那窗户,很恐怖的盯着。给年纪大的同事说起此事,她们一听若有所思,但很快就会告诉我别乱想。而且言语表情有所避讳。这就更令我不解。
有天白天,我去厕所,清洁阿姨刚打扫完,地很湿,就把窗户都打开空气流通些。我走过去一眼就看到厕所外面的地上有个担架,上面躺了一个人,脸用白布蒙着,衣着看是个女人,而且应该是死人。我赶忙大喊,(当时白天,可是很多人)喊来做清洁的阿姨古城童话,那阿姨很奇怪的看着我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太平间门口不放死人难道放活人?···原来骨科女厕所的窗户正对的是太平间···难怪我晚上上厕所有莫名的阴森感···

那我们同事都知道为什么我问他们她们都不告诉我?我都说了我感到了阴森,告诉我了的话我哪怕晚上不喝水也不去厕所的。不告诉我只让我每次都很害怕,这种害怕对健康很不利的。卜桦。。真是的。。。
从那以后魔机传说,每次夜班我都不喝水,不去厕所。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很正常的在做事,就感到某个地方非常阴森,寒气逼人?一起探讨一下下一节说说人死前灵魂先出来的事情,我亲眼所见,句句属实。
再来一件在肿瘤科的事。
之前提到过,肿瘤科的病人都是慢性病,多为老年人。也有青壮年。不乏从发现癌症到去世只有2,3个月的人。
住肿瘤科的病人一住都很多个月,漫长的住院时期,与我们医生护士都很相熟。
看着他们满怀生的希望走进病室,一天天被化疗药物折磨,一天天消瘦···最后看着他们在极度痛苦下满怀不舍的离去,我能做的只有无奈以及对生命的感慨。。。
言归正传。总的来说,可能他们走时对生命已经绝望或已被化疗折磨得不想再活在世上了吧,所以肿瘤科每晚散步的冤魂怨气不重。
为什么这样说呢?···还是感觉吧,因为只能感觉到若隐若现的,不是那么突然让我害怕的那种。所以在我心里面觉得他们过着自己的生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与冲突。
只有那么一次,我亲眼见到了,并想起以前好像听说过人死前魂魄先出窍这么一说···
03年还是04年的冬天,肿瘤科
记得很清,那位大爷的病房离护办只有一间房之隔。大爷是个退休干部吧。很多退休干部得了癌症,都是国家报销住院治疗费,这位大爷也不例外。用的都是好药,贵药,氨基酸脂肪乳白蛋白用个遍。记得大爷好像是肝癌。肚子很大,肝腹水到了晚期很严重。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在医院这么多年,真的不感慨俗语的精辟呀!
大爷病了很多年,可以说不是那些贵药营养药支持的话,可能早都不在了。但是勉强的活着又有什么用呢?子女已经都不管他了···药费是国家掏,就在医院治,但儿女没一个晚上陪老人的,雇了个男保姆来堵别人的嘴而已。。。
大爷算有福么?算吧。。张来斌。很多病人的了癌症都是看不起病的。癌症,到最后都是人财两空。高额的医药费,痛苦的化疗。。。(既然说了就不怕再说点:化疗药物医生的提成是30%,也就是说,100块钱一只的药,开单医生从中可以拿到30块钱。。。我还是那句话,因果报应。)很多农村的病人,来医院诊断是癌症的话,根本不治疗,直接就回家了,因为没钱,也怕把家里人都拖累穷。。。唉。缚绑王爷。。这就是我们的社会。。。言归正传那位大爷后来儿女连白天都不太来看望他了。只有那个很不称职的男保姆每天陪着他。男保姆每天大多时间都在楼道尽头抽烟,看杂志,液体完了也是大爷自己按铃叫护士换液体丑陋的真相。。。就这样,大爷度过了人生最后的时间。
那晚我上夜班,一接班就知道了大爷快不行的消息。(又是在我夜班死病人。。。%>_<%)
大爷已经深昏迷,而且也已经点头呼吸。(就是呼吸是伴着点头,标志着病人已无力回天)接班时是下午四点,晚上8点多那个男保姆就睡觉了。我们的夜班是下午4点上到第二天早上8点,所以夜班我们也得睡会,要不然真的撑不住,我们也是人。
但大爷肯定是今晚断气,那个保姆又不管,作为护士,我只能守着大爷,不能让他尸体都凉了才被人发现吧。这是职业道德,也是认识大爷这几个月来最后能为他做的一点事情。。。
到了12点半,实在撑不住了,回到护办在桌子上趴一会,拿手机上着闹铃,每15分钟去看大爷一次。就这样睡一会,起来看他一次。直到1点钟。。。
接上一回
1点钟时,我拿手机上的闹铃响了。照例去病房看大爷,还是那样,没有加重,也没有好转,心电监护上的心率呼吸都正常。于是返回护办继续眯。。。那个困呀,上过夜机的朋友都应该体会过。。。更何况我还是上夜班。。。
突然醒了,一看手机1点10分。心里嘀咕:这么困,表还没到1点15怎么我就自己醒了陈国君?而且还是异常清醒,睡意全无。感觉有点冷,于是在护办转小圈,突然看到,是看到大爷站在护办门口。
我心一凉高泽文。。。刹那间,一点也没害怕,一点也没有,只是觉得大爷可能不行了,而且很肯定。
小跑出了护办进了大爷病房。
一开门,就能看到大爷的心电监护,很清晰的那个画面,这么多年一直定格在我脑海中:心率78 呼吸29 SPO2 89%
我向大爷身边走去,想看看同瞳孔。一共三步,回忆起来那是多么沉重的三步。。。每走一步,心电监护一个变化。。。
第一步:心率53 呼吸16第二步:心率32 呼吸5第三步:心率4 呼吸0。。。。。。剩下就是忙乱的抢救,但是癌症晚期的病人多伴有严重并发症,抢救,其实只是一种人道安慰。
家属都被我们打电话叫来了来了,那个男保姆仍睡的像死猪一样踹都踹不醒。。。总结一下:那个大爷其实在临床死亡之前魂魄都出窍了。可能看我太累,来护办感谢我的吧。(我宁愿这么想)
在我进护办那一刹那,他其实正经历着临床死亡的过程。所以肯定了之前听说的人死前灵魂先出窍这一说。但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当时我一点也没害怕,还很镇定的觉得大爷可能不行了,当时我的反应和表现在我现在看来都显得是那么的老练。。。不得而知,只能肯定人死前魂魄先出窍,至于象有些人说的体重也会有减轻一两斤之说,我无从考证。
更新日期: 2018年08月08日
文章链接: 10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