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旅|此地山水雄奇、藏龙卧虎,当英雄辈出——英雄之村—芹洋-闽东脱贫

黄立云/文 张翰斌/图

人们常说:“地灵人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几年前,曾有一精通堪舆的游方人士远眺芹洋,惊叹——此地山水雄奇、藏龙卧虎,当英雄辈出!当你来到芹洋,沿着福宁街,走进义勇巷,慢慢欣赏那一座座土墙黛瓦的古宅民居,细细品读那一页页荡气回肠的英雄故事,你一定会心悦诚服——信哉斯言,芹洋确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村庄!
传说,芹洋原名芹菜洋。宋淳祐二年(1242年),政和县澄源暖溪村的黄元二在这一带经商,见村中一株野芹菜,今朝被猪啃,次日便萌芽,生命力特强劲。阅历丰富的黄元二,见这里前有双溪汇聚游龙随月,后有千里来龙,知此地为真龙结穴。次年,以布匹不慎落水为名,在芹菜四周晾晒布匹以掩人耳目,将父母骨骸埋进穴中,随后定居这里,成为芹洋黄姓肇基之祖。
历经770多年的繁衍生息,芹洋发展成为寿宁最大的黄氏血缘聚居之村。在芹洋村义勇巷的中心位置,有一方圆近千平方米的大坪,建有一座十分壮观的“麒麟墓”,墓主是芹洋黄氏六世祖——黄昌永。墓亭镌联:“官台洒热血功在家国、端阳祭英灵德播人间”“肇建寿宁功勋铭史册、义勇大夫英名镌丰碑”“为善千秋富贵、积德万载昌隆”。
中共福建省委原常委黄文麟为麒麟墓题词:“黄继黑、黄普英、黄普耀兄弟义勇大夫”。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主任黄立云为黄昌永撰《墓志铭》;福建省逸仙诗词学会会长郑孝禄赋《黄昌永公一门义勇颂》,诗云:“剿寇安民愿骋驰礼泉天气预报,一门义勇拯临危。报功祠畔明心镜,景泰年间树口碑。寿邑台山灵爽在,芹洋里美名垂。策勋立县标青史,难得英雄竟布衣。”福州三山诗社社长郭道鉴赋《黄昌永一门英烈颂》,诗云:“山寇殃民肆横行,父子随军勇出征。甘冒矢石忘生死,雷霆万钧寇患平。血洒战场伤老父,官民岁岁祭忠茔。三子凯旋酬夙志,赫赫战功受褒荣。一门忠烈垂风范,义土千秋播盛名。”福鼎市诗词学会会长陈承宝赋《赞黄家义勇三兄弟》,诗云:“安民剿寇聚鹏鲲,义勇三黄谁不尊!矿寨杀声犹在耳,官台战迹永留痕。芳樽酒酹今春土,青冢松招昔岁魂。值此鳌阳圆梦日,壮歌依旧震乾坤。”宁德市政协文史研究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黄立云赋《父子英雄赞》,诗云:“老骥腾蹄鼓催征,率子从军宝刀横。捐躯官台为剿寇,血洒端阳岂恋生。景泰肇县垂青史,成化立祠祀永恒。父子英雄传佳话,同胞义勇铭丹青。”寿宁诗社社长、寿宁县国土资源局缪旭照赋《谒芹洋黄氏宗祠》,诗云:“旗山千载秀,累世产英贤。缘首桥梁共,同胞义勇镌。惊倭传轶事,创业屡丰年。思树怀源处,巍峨寨宝尖。”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邑人叶何运赋诗二首,其二《登官台山怀义勇大夫黄家三兄弟》,诗云:“此日登临古战场,犹闻剑影与刀光。山含物宝招流寇,谁解民悬破乱狂?沈率奇兵依百姓,钦封义勇首三黄!龙兄虎弟今何在?大族绵延万世昌!
黄昌永,明永乐元年(1403年)生,娶妻吴氏、叶氏,育五子——继茂、继黑、继新、普英、普耀,依序立为“仁义礼智信”五房。现海内外后裔约三万之众,遍布寿宁、福鼎、福安、霞浦、宁德、政和、建阳、建瓯、三明、厦门、福州,浙江省遂川、瑞安、庆元、宁波等省市县及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
黄昌永一介布衣,为什么刘广衡、黄文麟、郑孝禄、郭道鉴、陈承宝等众多名人墨客会为其题字赋诗?欲知个中详情骆字组词,还需从550多年前的那一场官台山烽烟说起。
明景泰六年(1455年),闽淅都御使刘广衡奉旨征剿占山为王祸害百姓的官台山寨。黄昌永响应官府征召,率儿子黄继黑、黄普英、黃普耀及侄儿黃周七,端午日配合官兵捣毁官台山贼巢淮剧陈德林,为寿宁建县立下不朽功勋。激战中,年逾半百的老英雄不幸血洒官台山。闽浙都御使刘广衡亲自为黄昌永主持葬礼,并题联:“英雄血洒战场杜鹃红壮士名垂乡邦青史香”。明王朝嘉奖忠烈,敕圭黄继黑、黄普英、黄普耀三兄弟为“义勇大夫”,入祀县城“报功祠”,事迹载入《福宁府志》《寿宁县志》。明清两朝,每年春秋两季,寿宁知县都要亲率僚属前往“报功祠”虔诚祭拜。

清康熙《寿宁县志》高度评价黄昌永诸义士:“天地正气,原不择人,人生侠烈,何必居官?土人策名朝右,临难苟免者,何可胜数?而山僻黔首,身未膺一命之荣,职未受升斗之禄,率先讨贼,奋不顾身,或至阵亡,其忠节凛凛,尤人世所极难者!”康熙岁贡、泰宁教谕黄锦黼赋《黄昌永赞》:“喽啰寨踞官台山,劫掠与强奸。率子征剿勇,冲锋陷阵战险关。不擒贼首,除民害,誓不回。深入虎穴决死战,身殉难,贼胆寒,功铭鼎钟间。
麒麟墓前,竖着一通十分珍稀的红石质地的《给帖碑志》。碑上铭镌的是康熙二十四年正月,官府颁给芹洋黄氏族人的一份《给帖》。这通《给帖碑志》是寿宁现存的明清两朝官府蠲免芹洋“义勇大夫”—黄继黑、黃普英、黄普耀三兄弟后裔地徭地差的唯一历史证物。从这通《碑志》的字里行间,也可以品读出寿宁建县后的几百年里,明清两朝官府都对征剿官台山寇,为寿宁建县立下不朽功勋的13位“义勇大夫”的子孙后代,赋予特殊优待政策。
芹洋村三面环溪,形似半岛。左边的九岭溪、右边的长濑溪,均在村前的金钟山下汇聚。溪流如天堑,阻隔交通。为造福乡梓,方便行旅,打开山门,走向世界,芹洋黃氏族人发奋修路建桥。张会军据《八闽通志》《福建通志》《建宁府志》《福宁府志》《寿宁县志》《连江县志》等记载,明代,芹洋黄氏族人共修建木拱廊桥13座,其中黄普耀修6座、黄彦畴修4座、黄普焕修2座、黄彦荣与黃思聪修1座。在这五位建桥人中,黄普焕、黄蒈爛乃同胞兄弟,黄普耀黄彦畴系嫡亲父子。在那交通不便、工具落后的明朝天顺至正德年间,黄普焕、黄普耀、黄彦畴一家3人,要在溪谷深涧架构12座津梁,其艰难不亚于今天修建12条高速公路。黄普焕、黄普耀、黄彦畴一家建桥,却纯属公益,只有付出,不求回报。
黄彦畴,这位明代寿宁县衙中的九品史员,一生追随父亲行善做公益,不仅在邑内建桥三座,还捐献资财、变卖田庄,在数百里外的连江县建了一座长约250米的潘渡大桥。这一善举毒妇从良记,感动的浙江临海人、时任福建右参政的蔡潮亲自在潘渡桥头为黄彦畴题字立碑;感动的百余年后的寿宁知县冯梦龙,在《寿宁待志》中将黄彦畴列为寿宁第一位大善之人。
一家两代,捐资建造12座木拱廊桥,这样的善行义举,在寿宁、闽东、福建乃至全国,可以说旷古烁今,不仅前无古人,直至目前还尚无来者。陈凯师因此,邑人誉称芹洋黄氏为“廊桥世家”;黄普耀为“木拱廊桥之父”,可谓实至名归!
明朝嘉靖年间(1522—1566年),闽浙沿海曾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那就是区区数万倭寇,竟敢在我神州大地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芸芸众生就像待宰的羔羊,人人谈倭色变。400多年前的那一场倭寇之患,至今仍是国人心中久久挥之不去的梦魇。
倭寇不仅肆意袭扰沿海州县,甚至连大山深处的寿宁、政和也不能幸免。《政和县志》写道:“嘉靖四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倭寇攻打县城,知县周尚友县丞徐九经率众坚守四十天,援兵未到,城被倭寇攻破。周尚友、徐九经均战死城中百姓被屠杀殆尽,财物被洗劫一空。”冯梦龙在《寿宁待志·城隘》中也写道:“…,,自遭倭残毁,知县戴镗请加增筑,不果。从此日就崩場,四门荡然出入不禁”。县城“山高处有平地一片,或指为‘鬼窟’。闻倭乱时,居民避此,尽遭屠戮”。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倭寇攻下寿宁县城之后,又气势汹汹地杀向芹洋。这群目空一切的凶残倭寇,没想到却在小河沟里翻了船。因为他们遇见了“义勇大夫”黄普焕的曾孙—黄世亮童尿蛋。芹洋《黄氏宗谱》载:“黄世亮,明嘉靖十一年(1532年)生,身长八尺(身高约2.43米),腰大十把(腰围约208厘米),乡人称大汉。兄弟六人,排行第四。万历四十年(1612年)卒,墓葬丰谷村口九岭溪畔。
黄大汉以超凡的胆略,过人之智慧,在芹洋村前的洋头亭上演了一幕精彩的古代版“智斗“”,将妄图血洗芹洋的一群倭寇,吓得不敢进村灰溜溜原路退回。黄大汉洋头亭智退倭寇,保芹洋一境免遭烧杀奸淫的故事,在寿宁家喻户晓、代代相传,并载入《中国民间故事集成》《闽东名人故居》《宁德晚报》《乡土寿宁》等报刊。
青山有幸埋忠骨。黄大汉墓园坐落在芹洋村旁的九岭溪畔,墓左一座英雄亭,墓右一道悬索桥,构成芹详村一道亮丽风景,每天都有游人在墓园驻足流连。墓前矗立三通石碑。中间一碑镌县方志委主任黄立云的《黄大汉墓志铭》——
黄公世亮,字士镜,邑人尊称“黄大汉”,寿宁县芹洋村人。《芹洋黄氏宗谱》载:“世亮公身长八尺,腰大十把,兄弟六人,排行第四,为芹洋黄氏第十世祖。
公一门英豪,彪炳史册。《寿宁县志》载:明景泰六年(1455年),曾祖黄普英兄弟响应闽浙都御使刘广衡征召,端午日剿灭祸害一方的官台山寨,为寿宁建县立下不朽功勋。朝廷敕封黄继黑、黄普英、黄普耀三兄弟“义勇大夫”奉祀县城报功祠,千秋祭莫。
公一生传奇,名闻遐迩。茗坑村一显神力,扛千斤桥石;洋头亭智退倭寇,保一境平安;建宁府拒贿拓街,播廉士美名;金銮殿皇帝褒奖,传千戴佳话。
公一代人杰,万古流芳。四百多年来,黄大汉的故事代代相传家喻户晓。《中国民间故事集成》《闽东名人故居》《乡土寿宁》和《宁德晚报》均刊载世亮公之传奇事迹。
为缅怀先贤,激励后昆,二0O八年二月,墓下裔孙重修世亮公墓园。值此安碎良辰,谨怀崇敬之情,虔诚焚香拜撰。
二○○八年九月九日

左右二通石碑,分别铭镌县文联主席雷云凌的《黄大汉赞歌》:十古论英豪,浩气如虹贯九霄。龙伞冈前真好汉,昭昭,逸事传奇浮想遥。智勇退倭枭,力拔山兮扛石桥,朝圣金銮廉洁誉,骄骄,世亮当年胆色骁。县诗社社长缪旭照的《读黄大汉墓志铭》:亭外拒倭钦智勇,府前拓路仰清廉。逸闻今日流传广,读罢油然敬意添。邑人缪万春的《芹洋黃氏英豪赞》:丰谷旗山见证,金钟九岭扬名。黄宗代代出豪英,四面高山仰敬!鞋大吓跑倭寇,街直漫步黎民。桥石举架重千斤,浩气流芳子胤。
翻开明王朝那一页倭寇为患的历史,人们既为黄大汉智退倭寇的胆识而喝彩,更为嘉靖王朝的昏聩而叹息.。在那国家危急一将难求之际,勇冠三军的黄大汉竟不为朝廷所用,无缘效命疆场斩将杀敔建功立业。传说,前来祭拜这位民间草根英雄的人们,只要在九岭溪畔的黄大汉墓园点燃三炷清香,大地之间就会隐约回荡着诗人龚自珍——“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呼唤!
黄大汉故居坐落在芹洋村义勇巷32号,大门朝东,青石门槛,门框青砖砌筑,为免斜雨侵袭,门额上用青砖做雨披以遮挡雨水。为防火御盗,整座房子的墙体都高过屋顶,寿宁俗称“火墙包栋”今磨坊。
黄大汉故居马头墙精美的彩绘中心有一“善”字。面朝厅堂的院墙用白灰粉刷,“云汉为章”4个楷书大字字迹依稀。“云汉为章”匾额下面是1米见方的大“福”字和“信马登程出异乡,任寻胜地振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身寄他乡即我乡。晨昏莫忘亲命语布兰克费恩,春秋须荐祖烝尝。愿祈苍天垂庇佑,三七男儿长炽昌”的《认祖诗》。这首《认祖诗》,天下黄氏,人人皆知。相传,江夏黄氏远祖黄隆,号肖山,隋文帝时任大学士、左丞相gtv小水。黄隆娶七妻生21子,分别取名黄淑、黄封、黄通、黄荣、黄耸、黄魁、黄开、黄推、黄槐、黄鞠、黄松、黄震、黄荫、黄平、黄坚、黄挺、黄侗、黄尧、黄蒿、黃威、黄庞。因隋炀帝残害忠良,为避祸,黃隆将21个儿子分迁四方,临别赋《认祖诗》,以便儿孙们日后相认。
黄隆第20子黄威,离家后南迁江西南昌定居,后官唐朝南昌刺史。其后裔一支徙武夷山五夫里,越数世一支再迁政和县澄源乡暖溪村。宋淳祐三年(1243年),黄元二由暖溪村迁芹洋肇基,黄世亮是黄元二的第十世孙黄大可。
黄世亮故居厅堂进深7米、宽4.5米,面积32平方米。厅尾两側架有楼梯,左为暗梯,右为明梯。大厅房间窗雕为“花”形。间隔前厅与后厅的过道屏凤也有镂空窗雕。黄大汉故居最具特色的是厅堂的正宫壁和两边厅堂壁上的横枋都雕着精美的寓意富贵的牡丹、蝙蝠图案,这在寿宁民居中绝无仅有。
在二层大厅的楼阁里,一双硕大无朋的布鞋,400多年一直被黄大汉后人珍藏着。这双鞋子,见证着一段真实的历史。那是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黄世亮扛着锄头到山上看田水,象往常一样走到洋头亭,将脚上那双象“秧盆一样的大鞋脱在亭门口,就上山了。不久,一队提刀弄枪的倭寇来到洋头亭看到地上的鞋子,吃了一惊——世上竟有这般长大的鞋子!?正惊疑间,来了一个砍柴的村民,倭寇把刀一伸,拦住去路,指着鞋子问:“这是亻什么?”村民说:“是鞋。”“谁的?”“黄大汉的。”“鞋子这么大,那人有多大?”“象庙里的金刚一样。”“那他力气大不大?武功好不好?”“力气大极了。茗坑村前一千多斤重的石桥板就是他一个人扛来的。"倭寇和村民正问答着,黄大汉回来了。
黄大汉远远看见亭里一伙人舞刀弄枪,心想,近日听说倭寇在城里杀人放火,不知是不是这帮人,该怎么办?那帮倭寇也看见一个大汉朝亭子走来,忙上前仰头探问:“你是黄大汉?”“是啊。”黄大汉回答。“哇,真高大!真高大!真是一条大汉!”倭寇们]惊叹着。这时,黄大汉急中生智,只见他不屑地撒撤嘴:“我算什么大汉?我家兄弟十人,他们一个个都比上我高大,武功也比我了得,只有我最小,功夫也最差,所以被他们打发来山上看田水。”倭寇们一听,吓了一跳,这芹洋村英雄好汉众多,我们不是对|手。幸好刚才没有冒冒失失地闯进去,要不然脑袋早没了。倭寇头儿赶紧一声令下,全队人马原路退回。
那砍柴村民回村,将黄大汉在洋头亭智退倭寇的场景绘声绘色一说.一传十,十传百,黄大汉洋头亭智退倭寇的故事就在寿宁传开了。可惜的是,黄大汉那双大鞋,在“文革”“破四旧”时,被红卫兵从楼阁里搜出一把火烧掉了。沿着义勇巷继续往前约百余米,就是“义勇大夫”三兄弟的故居—义勇巷59号。“义勇大夫”故居的大门门槛用青石雕成,木质门框。厅堂房间窗雕以葵花图案为主,窗户上的横额为牡丹、葵花图案。厅堂宽4.3米、深7.6米,面积32平方米。每年农历五月初四日,芹洋黄氏后人都要在厅堂包粽子、摆香案、供斋果,燃香点烛祭祀为寿宁建县立下汗马功劳的英雄祖先。
芹洋黄氏提前在五月初四过端午节,渊源于距今560多年前那场攻打官台山的烽火硝烟。明景泰六年(1455年),督理福建和淅江两省军事的都御使刘广衡,传令福建按察副使沈讷率领大军对官台山寇进行全面征剿。官府向周边村庄征召义勇民壮协同官军作战。芹洋村黄氏第六世黄昌永带领儿子黄继黑、黄普焕、黄普耀和侄儿黄周七到刘广衡军营效命。为了出其不意,攻敌不备,经过周密谋划,全体官兵在农历五月初四日提前过端午节,大家吃饱喝足,养精蓄锐。次日,黄昌永率领装扮成村民的地方乡勇,挑着酒肉混入官台山寨,乘贼寇酒醉之际里应外合。五月初五日,沈讷率大军从偏僻山道悄悄逼近山寨,黄昌永指挥黄继黑、黄普焕、黄普耀、黄周七等混入山寨的乡勇在寨中四处放火,戚寇大乱。经过一场血腥恶战,贼首郑怀茂被杀死,余寇四处逃窜悉数被歼。
官兵荡平山寨,救出被掳妇女270多人,令家人领回。同年八月,朝延批准划出政和县南里十都,北里十一都、十二都,东里十三都、十四都、十五都和福安县平溪里十一至十四都设置寿宁县,隶属建宁府,首任知县陈醇,县治设杨梅村。乾隆版《福宁府志》载:“报功祠在县治西,祀都宪刘广衡、副使沈讷,二人开辟县治有功。附祀义士黄继黑、黄普焕黄普耀等一十三人。”寿宁建县后,为了纪念这些攻夺官台山寨的英雄,邑人就将原来五月初五过端午节改为五月初四,以祭奠英雄在天之灵。从此,初四日过端午节在寿宁相沿成习,560多年来一直延续至今。


每一次来到芹洋,每一次走进义勇巷董涛说车,每一次在这些英雄故居中流连,苏东坡“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的诗句,常会无由地涌上心头。自从《左传》提出人生“三不朽”,从此“立德立功立言”便成为中国历代士大夫至高无上的人生追求。但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的岁月,就像芹洋村前生生不息的长溪之水,尘世间的荣华富贵,大多都会被岁月的流水冲洗的了无痕迹,能登顶“不朽”之峰者,寥若晨星。
黄昌永、黃继黑、黄普焕、黄普耀、黄彦畴、黄世亮这些民间草根,虽然没有骄人的学历,也未执掌一方权柄,但他们以一颗纯朴之心,秉持造福一方的善念,用一腔热血、无私奉献,嬴得生前口碑载道,身后青史留名。他们以一生践行的善行美德为阶梯,攀上了人生的“不朽”之巅!这些流芳千古的英雄就像芹洋村中那座像旌旗一样迎风招展的巍巍旗山,永远在寿宁大地上高高飘扬!
内容来源于网络


更新日期: 2019年07月17日
文章链接: 10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