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丨连平何新屋被修缮将展新姿-河源晚报副刊
一座围龙屋,里面有着完整的“花灯、铜 钱、官帽”等石砌图腾九阳至尊,这些客家图腾是否蕴 含着一定的神秘色彩呢?这就是连平县大湖 镇油村何新屋。前日,记者走近了这座位于 省道定(南)忠(信)线公路旁的老屋。这次被 作为粤赣古道上的一重要历史遗存,何新屋 已成为2018 年南粤古驿道定向越野大赛的 举办场地之一。

新屋不“新”
何新屋虽称新屋,然距今已逾300 年。 之所以称其为新,是因为建造者先创忠兴围, 后建何新屋。
据油村《何氏族谱》记载,何新屋由何氏 十三世廷任公遗孀叶氏携4 子创建。出生于 康熙十八年(1679 年)的何廷任江喃,与叶氏婚后 共生育4 个儿子。夫妇俩合手建造了忠兴围 祖屋,并在忠兴围祖屋附近开始新建客家围 龙屋。可惜的是,雍正二年(1724 年),时年46 岁的何廷任英年早逝,此后,叶氏遵照丈夫遗 嘱,当年携4 子续建新基,并将这座围龙屋取 名何新屋。何新屋占地面积约16000多平方 米,始建时为二重抱坪式,后经家族的开枝散 叶,扩建至九围,又因时代更迭,今仅保有最 古老的四围,建筑总面阔69米,总进深75米, 建筑占地面积5175 平方米。何新屋墙高8 米,楼角高10 米,分矗在围龙屋的东南西北, 围成坚固庄严的方形城堡式御府。
建新屋必建书房
记者在现场看到,大门门额曾挂有“朝议 第”和“司马第”两匾,现已遗失,上、中、下厅 均为砖墙承檩,中厅前檐有木雕狮子、驼墩以 及松树、松鼠、鸟雀,厅厅相连有屏门,二围屋 正面砌筑护耳山墙,东西两侧有拱形斗门,全 屋从前栋至后遂进遂围高起,层次分明,屋前 有地坪、围墙和池塘。
何氏先祖何廷任崇尚尊师重教之道,规 划的新屋蓝图,库克男友 必须配设书房。何新屋建成 后,设有龙厅上书房、养正轩、三馀书房、青黎 书房等书房和善居屋。在何廷任公崇文思潮 的影响下,后裔们不负祖望,恪守纲常,文武 英才代代辈出。十五、十六、十七世,接连获 得司马第、朝汉第、守御府等殊荣,还获赐有 玉石、红蓝顶朝珠、袍帽等,以及制有锦绣大 红绸寿帐全件。如今,何新屋还有人保存有 绣花寿帐,是举人、文林郎何映光等65 位名 流,恭贺何老大人的绣锦红绸寿帐,上面绣满 了吉祥图案,分列名流文人的芳名,据当地村 民说,张兆艺当年文化革命,前来造反的红卫兵想烧 毁这文物,幸村民冒死争斗,说是村上死人用 的孝幕,才得以保存下来,真是万幸火星幽灵。

石砌图腾令人着迷
后来随着人口的繁衍,何新屋又进行建 造第六围,但由于战乱影响,最终未能完全围 接起来。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该屋最热 闹时,达1000多人。
据《何氏族谱》所载,何新屋人长期传承 花灯制作,成名花灯世家。每年忠信花灯节 盛会,何新屋花灯名匠何旭日精心献艺,制作 各式花灯。不但制作花灯,记者在该围龙屋 宗祠的天井内还发现有“花灯”石砌图案。其 实,在整座围龙屋,不仅仅有花灯,还有“铜 钱、官帽”等多个精致的石砌图腾,全部图腾 保存完好。
最近,有专家认为,这座客家围龙屋内的 “花灯、铜钱、官帽”等石砌图腾能保持如此完 整是比较罕见的,在全市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的,这些客家图腾具有一定的神秘色彩,是不 是就是具有客家民俗中“丁、财、贵”的象征意 义侠盗无双,解开诸多之谜,对于今后研究河源客家文 化以及当地何氏家训文化具有较高的科学研究价值。

老屋或将展新姿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最近,何新屋所在 的大湖镇正在结合境内新发现的粤赣古驿 道,准备打造一条徒步健身、休闲观光的乡村 旅游线路,将该镇的粤赣古驿道以及省道忠 定线旁的油村何新屋、罗经村陈屋山文笔塔 遗存和清代广济桥、盘石村白云楼和老围祖 屋、湖东村大湖寨等古建筑连成一片,纳入旅 游观光项目。
在2018 年南粤古驿道重点线路修复利 用工作中,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相关人士也表 示,将投入一定资金用于何新屋的修缮和保 护,让这一座具有300 多年历史的古建筑保 存下来,让更多人认识到客家建筑的魅力,将 打造政府、社会、村民多方共建、共享、共治的 新模式。
本报记者 张涛
好大一棵树
■貓太年
老家有个求水墩,墩上是片晒谷场,场子 对面的河岸上立着一棵老树,好大一棵,那主 干早年蛀了虫,半空,却依旧茁壮得三个大人 也未必能合抱过来。
老树有多老,没人知道,关于树龄,我曾 问过我伯公和爷爷他们,老人们也摇头说不 知道,唯一能确定的是,在他们很小的时候, 这棵树就已经存在,一样得挺拔,一样得高 大,于偌大一片村落中,吊打其他林木。
小孩子是很磨人的,老人们终于受不住 我们三天两头来问树的年纪,到后面,他们自 己根据前人的描述,得出一个保守的结论 ——老树有一百多年树龄了。
说老树一百多年,我们并不反对,但它是 那样高大伟岸,郁郁苍苍,单单一百年,长得 未免太快了点,树毕竟是树,不是一丛竹子 呢,一场春雨就能蹭蹭蹭地长。
好在小孩除了磨人,玩心也重,很快,我 们不再拘泥于树的真实年龄,树的北侧巨根 匍匐处,是条小河,不知道什么人给小河拦腰 修了一道河堤,水被牢牢攒积着,从出水口喷 喷而坠,把地下砸出一个潭来。
潭只两丈方圆,真说不上大,最深处也不 过一米半,喜在乡土淳朴,河水也清澈,大热 天的,我无处可去,去深水池游泳少不得要挨 大人打骂。怎么办,我就跟着一众年龄相仿 的小伙伴来老树河堤游泳,说是游泳,当时人 很矮小,不过是伸展手脚在水里瞎折腾。
秋冬天,我们有时闲闷了,就带上簸箕和 瓶子,到老树那边捉鱼,树荫浓郁的地方,杂 草丛生,左一丛,右一丛,或长或短,那些碎碎 的黄白野花儿,随意点染,丝毫不介意天气已 渐凉。
合到大雨初停,有些巴掌大小的鲫鱼从 附近的鱼塘出水口逃出,它们重得自由,大喜 之余摇头又晃脑,冷不丁被我们半路杀出,从 半是浑浊半是清澈的水波中捞起,尾巴一拔 一拔甩打在簸箕上,残水未尽,溅起朵朵水 花杨洋三嫁,直迷人眼。
我们捉鱼多半拿来养的,放在水盆或高罐 里,加点卵石和水草,只那么看它们游来游去, 就觉得快活。只有时牙痒痒了,肚里的三千食 虫作怪,我们就地取材,一个个都聚在老树身 前的空地上,把地上的落叶残枝拢起,一片片、 一根根都丢进新挖的小坑里。然后开始分工, 有人生火,有人去旁边菜地找宽大的芋叶、菜 叶,有人到野地里找身上发着香气的荞和葱, 还有的人就在河堤那边,蹲下身子,把一旁的 小小鱼儿挤掉内脏肠肚,放水里一道道冲洗。
正如前文所说王桐晶 ,老树在求水墩上,墩离屋 场极近,候着鱼快洗好寻爱计,菜叶和荞葱找得差不 多了,就派人撒开脚丫跑回家,到厨房里捣鼓 一些油盐啊酱料啊,拿报纸或塑料袋装着,再 原路跑回。
洗好的鱼们不论大小,先用油盐酱料抹 上一两道,大点的就拿树枝串着,用火燎烧, 小点的配上一两个新剥的荞头葱头,拿菜叶 层层包起殷秀梅简历,再丢进火堆,这时诸事已毕,只欠 火候了,剩下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以及吞 咽口水。
老树若是有知,当年当时,想必也常常闻 到我们的烤鱼香味,知道那些菜叶里的小鱼 儿是如何鲜美的。
老树也开花结果,果是青黄色的,成熟 了,就变成了红红的。这果子人是不能吃,鸟 儿却爱得很,闻到果实成熟的气息,三三两 两,跳上枝头,叽叽喳喳,吃得可欢了。
就是这老树,村人敬重它年长体壮,刀斧 之灾,它是没有遇到,大旱天气,也有人给它 烧点香烛,祈求雨水。但它毕竟是天生天养, 躲开了刀斧,却躲不开虫子和年衰,不知道什 么时候起,它的枝叶越发干枯,显出一种颓老 姿态牧琳爱。
当时既不懂得保护,也没有人真去驱虫。
终于,病枝恹恹,由少而多济钢吧。
到了零六年还是零七年,老树被虫子和 病痛彻底击垮,还没到冬天,它的叶子就掉光 了,像一只巨大的怪物立在地上,张牙舞爪。 起大风,半朽的树枝树桠三三五五,接连跌 落。再往后,树干越发萎缩发枯,树皮斑斑而 落,有人瞧上了地面上的树根,带着斧子锯 子,或砍或锯,把它们拿去做切菜的砧板了。
小学快毕业时,我和几名同学来老树下拍 照,想着给自己的少年时代和老树留下一份印 记李瑞超,没料想,胶卷洗坏了,一连几张相都没了,再 后面,人到镇上读书,到县城读书,到广州读书, 在树前树后闲玩游逛的时间越来越少。
好不容易等着自己也有好一点的手机拍 照了,树不在了,只在地上留下一个大大的树 墩子,和着一旁的流水呜呜咽咽,彼此唱和, 似乎在说,嗨,曾经我也年轻过。
就这样,求水墩上,好大一棵树,连着我 们昨日的旧时光,说没就没了。客家童谣 ■李楚
1落水天
落水天,姐婆边,
姐婆开笼捡花边,
捡出花边捱唔爱。
捱爱牛乸带仔好耕田。
注释:“姐婆”,外婆。“开笼”,打开抽 屉。“花边”,银元,旧时用的货币。“唔 爱”,不要。“牛乸”,母牛。2王母娘娘骑白马
王母娘娘骑白马,
骑到屋厦树头下,
一醒酒,两罐茶,
三罂茶油四篮瓜,
五箩番薯六担谷我的元首,
番豆炒到香扑扑,
豆腐磨出乐开花。
注释:“屋厦”,家。“醒”,瓮。“罂”, 缸。“番豆”,花生。
3阿妹食饱乖乖训
阿妹妹,唔好哭,
阿婆捉鱼来煲粥。
阿妹食饱乖乖训,
阿婆食饱来掌屋。
注释:在旧时,老河源地区老人常唱 此“摇篮曲”,哄孙儿入睡。“训”,音 训,客家方言,指睡觉。“掌屋”,看 屋子。
4细佬哥捡田螺
细佬哥,捡田螺,
捡几多,捡半箩。
留箩食,留箩卖,
留箩把姐婆。
注释:“把”,给。
5一起欢乐唱山歌
排排坐,食果果。
猪拉柴,狗烧火。
猫公兜凳阿哥坐,
一起欢乐唱山歌。
注释:“兜”,搬。
6犁头弯弯好种田
月儿弯弯弯上天,
牛角弯弯弯两边。
镰刀弯弯好割草,
犁头弯弯好种田。
7阿妈种田
月光圆圆,阿妈种田。
种田插秧,打谷满仓。
满仓谷米,阿妈欢喜。


编辑:萧筱
更新日期: 2019年06月11日
文章链接: 10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