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尺翠楼小轩窗,十里红妆新嫁娘-山本药丝
桃花好,朱颜巧,凤袍霞帔鸳鸯袄。
春当正,柳枝新,
城外艳阳,窗头群鸟间谍鼠,
妙、妙、妙。
东风送,香云迎,
银钗金钿珍珠屏。
斟清酒,添红烛,
风月芳菲,锦绣妍妆,
俏、俏、俏。

江南文化富庶典雅、清丽精致,在江南的民俗中尤其可以体现。
江南温婉柔美的姑娘,“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空篌,十六诵诗书”,她们在精致典雅的小姐楼中待到婚配的年龄,父母开始为她们张罗婚姻大事。清末民初的宁绍平原富庶人家嫁女,女儿出嫁之日,种类繁多的红妆家具绵延数里,组成“红妆”的妩媚和“十里”的浩荡。
待嫁的女儿
以前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鬼四虐。双方认为门当户对,即互换书写着儿女年龄与生辰八字的“庚帖”。人们将庚帖压于灶君神像前干净的杯底,以测神意。如三日内家中无碗盏敲碎、饭菜变馊、家人吵嘴、猫狗不安等“异常”情况,则请算命者“排八字”,看年庚是否相配、生肖有无相克草根官道。
当双方认为没有不妥的时候,便开始进入议亲、定亲的程序。定亲后,男方将礼品用杠箱抬到女方家。女方回礼多为金团、油包及闺女自做的绣品。定亲凭证,男方送“过书”,俗称“红绿书纸”(纸张两层外红内绿),女方送“回帖”认可,俗称“文定”火影之妖帝。“文定”后,择吉日迎娶。

清 光绪款杠箱
扛箱是婚庆仪仗中用于陈放被褥、小木器等物品的,既安全可靠,又显得奢华。多为临时租借屠城黑金,也有为嫁女特制的,有敞开式和箱体式两种。放被褥、枕头的称“铺陈”曲圣卿。每杠铺陈放被褥四床,枕头两对。通常嫁女陪嫁四杠,有钱人家多达十二杠。杠箱的两侧有“石庆寿会”、“光绪柒年”款。敞开式杠箱更能炫耀红妆的琳琅满目。

帖盒 穿梭于男女两家间的帖盒,是婚姻六礼的见证


女红绣品
亲事定下,父母便为女儿张罗一套能撑起门面,对她未来的生活和家庭地位提供保障的嫁妆。这套嫁妆种类齐全而繁多,其中的家具、木器,用天然生漆配以“朱砂”髹饰而成,色彩鲜艳亮丽,经久不褪,并集雕刻、堆塑、绘画、贴金、泥金、罩漆等诸多工艺于一身,历经时代变迁,仍华贵典雅、鲜妍如昔。
民国 高甩堆灰盘龙描金小提桶

民国 朱漆描金莲瓣型高脚祭盘

清末民初 轿前担
迎亲的队伍

迎亲日,花轿出门,以净茶、四色糕点供“轿神”。放铳、放炮仗,大红灯笼开路,沿途吹打。新郎不到岳父家迎新,以喜娘(送娘)为使者,持名帖前往。
女家喜娘用五色棉纱线为新娘绞去脸上汗毛,俗称“开面”,客人兴吃“开面汤果”。花轿临门,女家放炮仗迎轿,旋即虚掩大门“拦轿门”,待塞入红包后始开。花轿停放须轿门朝外,女家有人燃着红烛、持着镜子,冉东阳向轿内照一下,谓驱逐匿藏轿内的冤鬼,称“搜轿”。女家中午为正席酒,俗称“开面酒”,亦叫“起嫁酒”。
新娘上轿前,母亲喂她上轿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新娘由兄长抱上轿,坐定后,臀部不可随便移动,寓意平安稳当怒剑狂花,座下放一只焚着炭火、香料的火熜庐山住宿极速赛车手,花轿的后轿杠上搁系一条席子,俗称“轿内火熜,轿后席子”。新娘兄弟随轿行,谓之“送轿”,送至中途即回,且要包点火熜灰回来,并从火种中点燃香或香烟,返家置于火缸,俗称“倒火熜”,亦称“接火种”。

清末民初 宁波 万工轿
宁绍地区富裕人家新娘乘坐的是一种八人抬的花轿,其中最豪华的,因需耗费近一万工时才能制成,故称“万工轿”。采用传统的榫卯技术连接固定猎人mm,不使用一颗钉子。木雕彩绘少年宝亲王,朱漆泥金,犹如一座黄金造就的宝龛,周身雕刻着天官赐福、八仙过海、和合神仙、渔樵耕读、金龙彩凤、榴开百子等内容的人物和纹饰,四周的舞台上还“上演”着《荆钗记》、《拾玉镯》、《西游记》等戏文。
火红的新房
花轿进入男家,由一名盛妆幼女迎新娘出轿。新娘出轿门先跨过一只朱红漆的木制“马鞍子”,步红毡,由喜娘相扶站立喜堂右侧。新郎闻轿进门,佯躲别处,由捧花烛小男孩请(找)回,站立左侧。
拜堂时,新郎、新娘 “三跪,九叩首,六升拜”。仪式结束后,由两个小男孩捧龙凤花烛导行,新郎执彩球绸带引新娘进入洞房。脚须踏在麻袋上行走苏菲兔,一般为五只,走过一只,喜娘将末尾一只递铺于前,意谓“传宗接代”、“五代见面”。入洞房后,按男左女右坐床沿,称“坐床”,由一名福寿双全的妇人用秤杆微叩一下新娘头部,而后挑去“盖头篷”,表示“称心如意”。
妆具习惯上分为内房家伙和外房家伙。如千工床、房前桌、红橱、床前橱、衣架、春凳、马桶、子孙桶、梳妆台之类放在内室的,都属内房家伙;画桌、琴桌、八仙桌、圈椅等是外房家伙。从功能上讲,则可分为生活起居类、日用小木器、女红用品三大部分。

清末民初 朱金木雕千工床

民国 朱金木雕凤戏牡丹人物故事纹镜箱
更新日期: 2016年01月01日
文章链接: 10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