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周年祭 外公-童年的太阳
真快,已经九年了——我亲爱的外公去世已经九年了……一切恍若昨日,可九年的光阴真的已经飘然而去了。
回忆就像封存的老酒,一旦打开就舍不得封上,并贪恋地享受着那些美好片段。一直以来,外公给我的印象都是很儒雅的,脸上也很少带有愁苦的表情,估计这点我在表情上是遗传了。外公是民国时代的师范毕业生,当了一辈子教师。不能说有多么功成名就,但也是桃李满园……他是2009年7月14日上午离开的人世,在83年的岁月里来了又回去,仿佛在这一世,度一个个来者,也度一个个去者,陈蓓琪未曾真正永恒的存在过。因为跟永恒比起来,在那短短的时光里,一切都是一个闪烁。但这个闪烁在我的世界里,甚至我流淌的血液里都镌刻着他的印迹。或许这就是某些人在某些人群里“不死”的真正原因吧!我最后一次见外公洋辣子,是2009年7月13日,那时我正在白银电视台新闻中心当见习记者。7月12日那天,我怎么突然想回家,急切地想回家——于是给主任打了声招呼后,就回会宁的家中了。
外公家离我家不远,我到家的第二天就去看他。他身子很虚弱,见到我就眼泪簌簌地说——强,工作的事情有希望吗?我说——有希望,我肯定就留到白银电视台了……外公就气喘吁吁地说双生灵探,那就好,那就好!广州画室招聘外公当了一辈子的语文教师,为人谦和、善良本分。他一直就操心我的工作,我只能用谎话宽慰他。
7月14日早晨,我梦见自己在洗一件特别白特别白的T恤,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白光……妹妹突然推开我的卧室门,悲伤异常地说:“哥,外公去世了……” “哦……我知道了杨子墨!”我答应了一句就眯着了。 猛然,我的心一痛——我才缓过神来——我的外公去世了?眼泪横飞地穿衣服,然后向舅舅家跑……只觉得天旋地转! 走进舅舅家的门,一切已经成了定局…… 外公静静地躺在他的床上,安详而宁静。母亲说他临终的时候还念叨——我的强,我的强强没有工作啊,把那娃娃亏了,我的强文才那么好……把娃娃亏了……外公就这样念叨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永远地离开了孝顺他的儿女们和尊敬他的孙子们,永远地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享年83岁。
我突然那么想念外公——我想起了我突然那么想念外公——我想起了他给我笑着说自己上会宁师范时和国民党警察打架的事情;我想起了他给我回忆1947年3月他在兰州女子师范学校应聘教师时的场景;我想起了他端着饭碗戏谑地问我江西省的省会城市是哪里的样子;我想起了他带着我去靖远看望姨姨时大汗淋漓小心翼翼问路的情景;我想起了他劝说我应该参加教师招考,不要盲目等待工作的良言;我想起了他大口吃着蛋糕,说他最喜欢吃的就是甜点…… 一切就这样远去了,我哭得眼睛发疼! 外婆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满头白发、神态安详……他俩1940年结婚,到如今的2009年,风风雨雨携手走过了69个春秋——69年哪!人生有几个69年?外婆没有流泪,没有悲伤,应该说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她内心的苦痛应该甚于任何一个人……一起相濡以沫69年,连一次架都没有吵过的老夫妻神厨太子妃,就这样永远分开了——这种苦痛与伤悲,谁能感受到?! 母亲及两位舅舅两位姨姨悲怆地哭嚎着,在棺木被黄土掩埋的瞬间,外公真的就只存在记忆里了。他的生命像所有人的生命一样来于无形,去于无形。只是一口气加一把泥土而来,也会变成一口气加一把泥土而去。没有存在过,也没有来过,只是在别人的情感里,泛起点点涟漪;在别人的记忆力,留下帧帧真情。当我看着那一堆白骨时云校阅卷,我真希望看见的是外公得遗体,就像我看见外公的遗体时,我希望看见他生龙活虎的向我走来一样。活着是一个状态,白骨也是一种状态;死,遗体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所有和他有过故事的人都是悲怆的王伟豪,但在状态里,每个人都是平静的。因为它似乎表明了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从此都平行存在着,那里有我们的亲人,有我的外公,我的爷爷,我的奶奶,他们奔向他们的目的;我们继续我们的生活。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经历种种死亡:有毫无关系的人得离去,有朋友的离去,有亲人的离去二十八星瓢虫,甚至是自己的离去。我们一点一滴的从他们身上寻找生命的意义。寻找着这些在永恒里只是一个闪烁的人的存在价值,寻找着这些在他们常常坐的沙发上,留不下一个屁股印的人是否真正的存在过。他们是存在过,在那一个空间里,在永恒里没有他们的位置,也不会有拿破仑,亚历山大的位置,也不会有你的位置,也不会有我的位置。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空间,一帮朋友,一堆亲人,一双父母,一个爱人。所有的拼搏,只在这个空间里;所有的伤愁也只在这个空间里。在生命里没有那么多的意义,也承受不起那么多的意义卢瀚文。只要有一个爱好,一个值得花费所有空闲时间的爱好;一个事业,一个值得花费所有旺盛精力,激情的事业;一个生活,一个值得奉献所有的生活。这就是生命奕车人,这就是会来于无形也去于无形的生命,这也是我外公的生命。
九年了,我那善良儒雅的外公,通往天国的路,我们会用自己的光芒帮您照亮,望您也能在那边过得开心和快乐。可是我还是好想见你侍寝丫鬟啊,好想和你说说话啊……我一直以为您能活到很老很老,一直活着!九年了,外公——愿您一切安好!
更新日期: 2017年12月01日
文章链接: 10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