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 乡愁 大壮 林倩 陈金凤 包胡尔查, 乡愁最新连载,乡愁大家都在看 超高人气小说-小说阅读伴侣
超高人气小说 乡愁 | 乡愁 大壮 林倩 陈金凤 , 乡愁最新连载,乡愁大家都在看
我是个孤儿,从小被被我养父母收养伍朝辉,但是没想到我养父母也在我十五岁那年出车祸死了,肇事者是个款爷,两条人命掏了50万私了,当时我正远在50里外的县城读书,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叔已经把钱给收了。
到家之后,事情已成定局,在处理好父母亲的后事之后,我便无心读书。在老家的呆了半年,然后就带着叔叔给我的50万离开了故乡。
在外面晃荡了一年,我花掉了差不多10多万。后来无意间来到一个小寺院,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这里人迹罕至,寺庙里只有一个和尚。
每天干活回来,老和尚都会弄来无数的药材放在浴盆里给我洗澡,说这药可以培元固精,长期用之洗澡,身体便会强健无比,更能能够夜夜征伐而不累不疲。
我听我说得神奇索性任他折腾,如此过了半年多,身体变得极为强壮。有一次为了试验自己的力气,我一下子便举起了400多斤的大石头。
后来老和尚一命呜呼,皈依极乐世界去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山里。
转眼间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我长得更加粗壮了,身高也由原先的170变成了180,相貌虽然说不上英俊,但也极为耐看。
这两年里,我依然天天用那不知名的药材泡澡,身体变得强壮,兄弟也变厉害了。
可是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想外面的花花世界,还有那美丽的姑娘们。这里毕竟单调无聊,更没有我想的姑娘,于是想法极度旺盛的时候,我便用双手来解决。
微风掠过,草丛里发出一阵声音,突然一只野兔窜了出来。
树上的我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一个箭步蹿下来,晃了晃手里削尖了的木棍,瞄准兔子猛地甩出。
木棍发出呜呜的声音,射中了兔子。看着它不断抽搐的身体,欢呼一声,我上前去捡起兔子,嘿嘿笑道:“兔子无限掠美啊,老子下午就要离开这里,今天就拿你充饥了。”
下午,我收拾了行李,离开了居住多年的寺庙神鼎仙根。五年过去了,我该回家了。
我的老家距离县城也有20里的路。路难走,一直到夜幕降临,三轮车才到了。
伸了个懒腰,我看着5年没回来的地方,心里有一些诧异,当年我离开的时候,这里家家户户还点着煤油灯,几年没来,想不到都点上了电灯。
时代在进步,大家也得跟着进步啊。
感叹了一句,我扛着袋子,“婶婶,我来了,你还记得我吗蔡云寒?”
当我进入的时候,顿时响起了沸沸扬扬的狗叫声。嘿嘿一笑,我暗道:“乖乖,这些杂碎也知道迎接老子来了,不错,等老子空闲了,非得逮一只过来做狗肉汤尝尝鲜。”
这样想着,我便大踏着步子走向了记忆里的老宅子。
我的老宅子在第一排,是15年前建造的房子。
当我来到阔别了几年的家门口时,眼泪已经不知不觉流了下来。这里充满了我太多了欢乐,如今睹物思情,心里自然很是激动。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一个黑影走了过来,离得老远低调重生,她就喝问道:“谁啊?”
“我是大壮,婶子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不由自主的奔了过去,来到那人的身边,我终于看清楚了,来人果真是我的婶婶。
“大壮?”
虽然这两年我的身体健壮了不少,但是婶子还是一眼就把我认了出来。
这一瞬间,婶婶便激动起来,她伸出手来放在我的身上抚摸了一会,“孩子,你果真回来了。”
我闻着婶婶身上的香气,再听到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呆了,等到婶婶抚摸我脸蛋的时候,我不禁流下了眼泪,滴在了她的手上。
“妈,谁啊?”
这时候,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她正是我的堂妹林倩,看到我之后,她还有些不敢认识,毕竟当年我离开时,小丫头才11岁,记忆里的东西早就模糊了。
“倩倩,你大壮哥回来了。”
听到女儿的声音,婶婶立即转过身来,牵着我的手来到了女儿的面前……接下来一家人相聚,自然是欣喜异常,在老妈的教唆下,林倩最终叫了我一句哥哥。
把我让进屋子里坐了一会,婶婶便进去厨房里做饭,我没有看见叔叔,于是就问倩倩叔叔去哪了,听倩倩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叔叔两年前因为收受贿赂,进监狱了。现在家里只有婶婶和林倩两人,林倩今年读初三修仙见闻录,再过几个月就要中考了。
虽然因为我爸妈的事情,我和叔叔闹得有点不愉快,但是听到叔叔进监狱的事情,我还是有些伤心。
等到婶婶做好饭叫我洗脸吃饭的时候,她便以明早上考试为由去睡了。
洗了脸,我走进堂屋的时候,婶婶已经把煮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巴仙吉犬。看着我大口的咀嚼着,她笑说:“大壮,慢点吃,慢点吃。”
我听着关切的话,嘿嘿一笑,道:“婶,你烧的菜好好吃,我好几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
其实我说的也是实话,前几年我虽然是自己做饭吃,但却没有她那么好的厨艺。
吃完饭后,婶婶已经把我这几年来的经历了解的差不多了,听说我过着清苦的生活,脸上便露出疼惜的神色,她心里很内疚,当年没有留住我,以至于让我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
老宅子房间很多,看我有些累了,婶婶便给我收拾了房间。等到我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婶婶给我点上蚊香便走了出去广州市第二中学高中部。
睡了一会,我感到小腹涨涨的有些难受,便摸着黑下了床准备出去撒尿。外面还亮着一盏灯,我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上前去两步,忽然迎面走出了婶婶。
她刚洗完澡出来,听到声音急急忙忙便走了出来。
我一看到她顿时愣住了,30多岁的婶婶澡后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两根吊带将睡衣挂在她丰满的肩上,看得出来是急匆匆的样子,所以衣服没有完全扣好,一些不该露的也露了出来东环影城影讯。
我的眼睛顿时定住了,死死的盯着那隐隐可见的沟壑。
婶婶被我炽热的目光看着,站在那里也是不知所措,也不好大声责骂我,只能傻傻的站着,那耸出支起的睡袍,使她身前变成空荡荡的了,象挂着的帐子一般。
我直骂自己无耻,怎么能对婶婶有非分的念头呢?
婶婶毕竟年长,最先恢复神智来,她微微抬起头来,说道:“大壮,怎么不睡了?”
我看着她头发上往下滴的水,小心脏呯呯直跳,只觉得眼热喉干,呼吸急促的不得了,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用两腿死死的夹住,我尴尬的笑了笑,道:“婶,我是出来解手的。”
“哦,那快去吧,厕所就在前面的园子边。”
婶婶说完,也不知是咋回事,脸上突然红了一片。
等到我去厕所的时候,婶婶立即长呼了一口气回到了房间里……
几分钟后,我回来了,躺在床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出婶子的美妙身姿,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今晚上我感觉特别燥.热,其实已经山村的夜晚不热的,可我却忍不住额头也留出汗水来。
闭上眼睛,老是浮现出婶子的身体,我哀叹一句翻了个身试图睡去,但却无法达成心愿。
黑暗中观察了一下,听了听外面房间传来的沉静呼吸声,我悄悄的走向了婶子婶婶的房间。
轻微到几乎不可听到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回荡,我静悄悄的走了几步,终于来到了婶子的房间门口。
我们这边的房间一般都不带门,房间里黑黑的没有亮灯。我知道她已经睡熟了,这才敢偷偷的跑到门口看。
我当年被老和尚用药材浸泡的时候,早就练就了一副夜猫子眼,在黑暗中看东西和白天没什么两样。现在小小的探头看去,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婶婶。
她侧着身体躺在床上,安静的呼吸着,当我的眼神探过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览无余。
婶婶和一般妇女不同,她是个大学生,大学毕业后在城里面一家中学当老师,因为长得漂亮又有气质一屋赞客,追求者无数,其中也不乏一些富二代。
我叔叔年轻的时候长得挺帅,在机关工作,苦苦追求了婶婶一年,才把她追到手。
后来叔叔在机关里面得罪了人,才被下调到老家这边镇政府工作,婶婶也只好跟着回了农村,别看婶婶今年三十了,但是看起来和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没有什么区别,身材不仅没有走样,还比年轻时更加性.感丰.腴。
回到床上,我躺了下来,脑海里一直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幕,仅仅是看了婶婶的.胸,我已经无法自制了,那里的美妙已经牢牢地印在我的心里,一辈子也不能去除……
初夏的清晨,空气颇为冷冽,天刚大亮,林家的院子就有了声音。阳光照在一个苗条的身影上,此时她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发出低沉的读书声。
那就是我的堂妹林倩,这丫头成绩挺好的,平时也够努力,再过2个月就要中考,她正在复习英文单词。
当我起来的时候,婶婶就在厨房里做早饭了,我昨晚上睡得很晚,起来时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到院子里。
看到堂妹在用心苦读,我默默的点了点头便去了厕所里。回来的时候,林倩已经收了书本,她雪白的脸透着红晕,有些晶莹剔透的感觉,是个典型的小美人。
看到我,林倩笑道:“哥,早安。”
“早安!”
我刚跟她打了个招呼,婶婶便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盆子,笑道:“大壮,过来洗脸准备吃饭了。”
“妹子,你先洗吧。”
我说完,林倩便走了过去,看着她弯腰洗脸,我的眼睛扫着她的挺翘小臀部,那里被裤子紧绷住,曲线极为曼妙,这也预示着这丫头发育的很不错。
林倩洗好脸,转过身体发现我正在打量她,本来红扑扑的脸越来越红,看看老妈在厨房里,她嗔怒的瞪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吃了饭,林倩拿着书包去上学,她所在的中学离家也就1000多米,走路10来分钟就到了。
吃饭的时候,我跟婶婶说了去坟上烧纸,顺便拜祭下爷爷奶奶,所以吃了饭等到婶子收拾好碗筷,我就跟着婶婶去了村里的商店。
在那里买了些香烛纸钱加上冥币,我又提着4瓶白酒去了林家的坟地。珂兰葵尔瑞老林家是100多年前搬到这里,坟地虽然很大,但却只有四座坟。
林家上一代还有两个儿子,但是到我这一代,也就独根独苗了,这也是我自小就被婶婶疼爱的缘故。
到了坟地烧了纸钱,再把白酒倒在了爹妈的坟上,我失声痛哭,脑海里更是不断的浮现出当年爹妈在的情景。
婶婶眼角也是红红的,等到我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两人在坟前磕了头这才往家走。路上,人们看到我都主动打招呼,我先前在商店里买了烟,见到人主动地散烟,一聊起来都显得分外热乎。
快回到家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她长得极为俊俏,而且身材丰满,像极了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
她看起来有27,8岁,正是女人风姿卓越的美妙时期,只是眉目间有些忧郁的神色,看的人有些心疼。
我看到她依稀还记得,问了婶子名字才知道她叫金凤。听到名字我终于想起来是谁了,这女人名叫陈金凤,当年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她正好嫁过来。
“婶,她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家里出事了?”
听到我这样问,婶婶叹了口气道:“她丈夫出去挣钱,当建筑工人出了事故,被从天而降的架子打死了,那时金凤才嫁过来三年,村里人说她命不好。”
“来到村子三年她也没生出个孩子,丈夫走后就在呆在家里,本来她娘家还想给她张罗对象,但是对方却嫌弃她嫁过一次又不能生育,再之后她娘家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她可怜啊,守了好几年的活寡了,哎。”
婶婶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眉目间也是极为伤心。我在旁边看的一阵心痛,暗想婶子你也正处在人生的黄金年龄,不也是守活寡吗?真是苦了你了。
回到家里,婶婶出去干活儿,我本来要去却被她拦了下来,说没有什么活,她一会儿就做完了,我也就不再坚持。
在家里休息了一会,我走出门闲逛。这个当儿,人们都去干活去了,我逛了一会竟然只看到几个小孩子。
就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男孩,他们大约15,6岁,脸上刚长着胡须出来,看起来很是稚嫩。
两男孩来到了一家人门口的时候,忽然拿起砖头砸了过去。
“谁啊?做什么的?”
屋内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两男孩却嘿嘿笑着,继续捡起砖头砸过去。
我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上去不由分说,抓住一人的领子将我提起来就是两拳过去。我的拳头可谓是铁拳,猛力下去就是砖头也能砸碎,但是却念到对方是恶作剧,力道下的也不大。
可即便如此,那男孩挨了打也吓得哭爹叫娘,嘴角也肿了,“妈的,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我虽然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却是一副大人的口气。
“我们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
这种事情发生了,两男孩哪敢说家人是谁啊,于是哭着求饶发誓说不敢了钢壳都市,我看他们神色不像是乱说话,也就打算放过他们。
就在我怒声训斥的时候,门打开来,先前见过的陈金凤走了出来。我转过脸来,一下便看到吓得有些哆嗦的她。
她颤抖着眼红了的娇弱模样,一下便深深抓住了我的心,我忽然感觉这样的美丽女人,实在太需要一个人来疼爱了。
我晃了晃肩膀,以一种充满了强悍的语气骂道:“你们两个小崽子,再看到你们过来,我非得揍扁你们。”
两少年连忙求饶,“不来了,不来了,再也不敢了。”
我又狠狠的在他们屁股上踢了一下,在我的喝骂声中,两少年灰溜溜的跑开了。
在我发威的过程中,陈金凤一直盯着我看,美眸里泫然若泣,盈盈的就像是要滴出水来。我看两少年跑远了,转过脸来微微笑了一下便离开了。
在阳光下,我的身影无比高大,那走路的姿势可谓是龙行虎步。看着我潇洒的样子,陈金凤的脸上红了一片,心里隐隐有一丝莫名的感动,还有一种想要依附于我怀里的冲动。
我回到家之后,感觉有些困了,于是就躺在床上打算睡一觉。
正在午睡的时候,我忽然感觉鼻子痒痒的,挠了几下张开眼睛,看到了林倩笑嘻嘻的神色,我坐起身来问道:“真调皮,马上都高中了还跟我闹。”
林倩笑嘻嘻的坐在我的身边,顿时一阵少女的清香扑鼻而来,她顿了顿说道:“哥,你跟我去学校一趟,好不好?”
我正沉醉于妹子身上的清香,闻言问道:“咋回事?我又不要上学了,干嘛要去学校啊?”
林倩扭扭捏捏的说道:“今天中午放学,学校来了几个流氓,他们看我的眼神,我有些怕……”
“有这么回事?”
我的脸腾地变了,“走,妹子,我非得让那几个孙子好看,不打得他们满地找牙,我就跟他们姓。”
林倩连忙捂住我的嘴,小声道:“哥,别那么大声,不要让妈听到了。”
下午一点半,我跟着妹子出了门。听说妹子被小流氓欺负,我便狠着心要教训这帮小崽子,敢欺负我妹子,让你们通通变成龟孙子。
我以前的脾气就很暴躁,在山上的几年用药材洗澡,更是阳气十足,恨不得现在就遇上那几个崽子,狠狠的捶打一番,替他们父母教训他们一顿。
快到学校的时候,林倩看着我暴怒的神色重生幸福攻略,说道:“哥,你的眼都红了,我看了有些害怕呢。”
我露出一个笑容来,双手搭在妹子的肩膀上,说道:“没事,哥最疼的就是你,不会误伤你的,再说哥当年可是学了一套神功,一下就能把流氓给打得哭爹喊娘。”
“哥,他们在那呢。”
林倩忽然指了指前面,我顺着看了过去,发现那里是一座小桥,离学校也就200来米的距离。
这里的初中人不多,也就附近三个地方的学生在,加起来也就初一初二初三三个班级而已。
我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以铁拳闻名,当年可谓是拳打周边同学,脚踢附近混混,我那一届的学生包括老师没一个不认识我。
我和林倩来到校门口的时候,正好遇见了那四个混混。
其中一个四眼仔看见林倩后,立刻丢掉手里的烟头,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张嘴露出满口的大黄牙,笑道:“倩倩,你来上学了啊。”
林倩躲在了我的身后,就看到我如同旋风一般冲了出去,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再仔细看去,四眼仔的脸上已经淤青一片,而那装斯文的眼镜也被我一脚踩碎。
“四眼,老子让你变六眼。”
我一下提起四眼的脖子,左右开弓啪啪就是10巴掌,再给他来了一个封眼捶,就听那四眼嗷嗷叫着,被我甩在了地上。
我这一出玩的几位漂亮,等到四眼倒在地上闷哼的时候,另外三个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打算开溜了。
就在他们想跑的时候,我大喝一声,“都我妈给我回来,要不然老子剁了你们。”
四人的脚步一顿,再转脸的时候,我已经跑到了他们的面前。
我依法炮制,将另外两人打得哭爹喊娘,我将四个人揪到了林倩的身边,看着林倩以及附近的学生,叫道:“跟她道歉。”
此时林倩已经被同学给包围了,其中还夹杂着两位男老师,一些人纷纷问她这是谁啊,林倩一脸雀跃神色的说道:“这是我哥,刚从外面回来的。”
她这个样子,就像是骄傲的孔雀,其我人看我如此勇猛,纷纷用羡慕的神色看着林倩。要知道这里民风淳朴,但极为敬重能打的汉子,我转眼就干掉了四个流氓,自然被一些女生倾慕。
“对不起……以后我们再也不找你麻烦了。”
四个流氓耷拉着脑袋纷纷道歉嬴虔,我看他们神色间充满了懊恼,也就打算饶了他们。
“你们给我听好了,以后谁敢对我妹妹无礼,这个就是你们的榜样。”
我喝了一句,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一拳砸下去砖头顿时变成了碎块。
表演了这样的绝招,林倩和众女孩的脸上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当然,更多的是对我的好奇,心想这人怎么这么牛啊,一拳竟然能打碎砖头。
等到四个流氓离开了,我将林倩送到了班级里,看到一些人对我露出了害怕的神色,我满意的吹着口哨离开了。
这一招杀鸡儆猴表演完毕,以后谁还敢对林倩有鬼主意,可就得仔细考虑一下了。而自从我帮林倩出气之后,学校里就再也没有小流氓出现了,这也是我所料不及得。
10多分钟后,我回到了村子。走过陈金凤家门的时候,发现她家的门虚掩着,来到门口看了看,我发现里面没人。
正要离开时,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水声,我仔细看去,发现前面3米多的地方有一间小屋,水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她在洗澡?”
这四个字刚冒出脑海,我要离开的脚步慢慢地停顿下来,看看四周没人,我悄悄的走了过去。
这里顺便说一下,我所在的村子,浴室不像是市区的那种单独房间。山村也没有那样的条件,而这个时候太阳能还没有普及,到了夏天洗澡的时候,一般家里都会搭个小房间。
木房子里再弄一个大桶,就类似于古代电视剧里洗澡的地方一样,山里人是烧了水装到木桶里,再撒点香花啥的就可以洗了。
来到那小屋的门口,我悄悄地从门缝里望出去。这一看我便惊呆了,在昏黄的灯光下,陈金凤果真是在洗澡。
她坐在一个盛满热水的木桶里,正面对着我的方向,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什么都没有穿,全部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体内所有的血液陡然沸腾,牢牢的盯着那雪白的肌肤,心里忍不住想要推开门。
更新日期: 2014年10月20日
文章链接: 10012.html